往前走

墙头马上

Author:墙头马上
叫墙头就好XD
中國人
4月28日生(金牛座·O型)

☑傲娇萌 ☑人妻萌 ☑倒贴萌(……)
☑乙女心 ☑狗血 ☑外貌協會
☑卧轨联盟 ☑窮 ☑懶 ☑来钱
☑万年生草亿年冷CP
☑节操是何吾不知
☑我重口味我自豪


*****圈养*******
佐助/亚瑟/超人/卷福

丞相/杨威利/剑心

新欢 Merlin/DC/Sherlock

最近莱爹父子萌死

I/E/A/OT TO竟然也可以||迪云骸云纲云还有云总攻||鸣佐AB大手不留情||HPSS||仙流||3A榛A||
蝙超||华福||梅亚
阿政总攻



近日POI沉迷中,Reese❤

浓缩也是精华
各找各妈
月份存档
自尔东南西北中
来者是客
free counters

[MA]Avada Kedavra

Arthur从Prince!Arthur变成King!Arthur之后变得更忙了。
不过他从出生就在为这一天做准备,而现在确实是到了使用的时候了。
而他成为Camelot的国王并不意味着生活对他的威胁会降低。
似乎不管他是个王子,还是个国王,对那些阴谋家,野心家或者别的什么而言,都一样的贵重。
仿佛他的灵魂是稀世珍宝一般。频繁的被人惦记着要献祭给某个阴影里的神。

“我的裤子。”国王咕哝着,他坐在床边,眼角还带了些睡意,眨眨就能挤出眼泪。
男仆认命的替他找了过来,然后在国王倒下去之前接住他,努力把他装进裤子里。
这个世界上大概再没有比这个国王更伺候的人了。男仆讥讽着想,他吸吸鼻子,看他的国王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
“Arthur。”
“叫我国王。”对方皱着眉头回话,似乎他只在这个时候反应奇快。
男仆耸肩,他才不会屈从权利的威胁,他推搡着Camelot的国王在床上滚动,以便于他捡起那些被对方铺在床上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可不再是男仆了,他是大法师。
大法师,梅林。
“一个仆人不该这么对他的国王。”
他的国王,不论前面的修饰是最伟大的或者最英勇的之类的词语,在Merlin看来,唯一可以加的限定词,就是最恶劣的。
偶尔大法师阁下会这么想想。

Merlin出卖了肉体获得了魔法重回Camelot的机会。
“这是哪里来的谣言?”当事人的脸黑的都可以刮下漆来。
“嘿Merlin,有什么好生气的。”Arthur在旁边,坐在日光下葡萄园里的躺椅上,这让Camelot国王的金发耀眼的很,Arthur和Uther长的并不怎么像,他更年轻,这毋庸置疑,同时也更美丽,哪怕这美丽应该讳言。
他像他的母亲。
此时,国王的骑士似乎也在享受着难得的闲暇,他们伫立在他们的国王身后,带着闲散的惬意,间或聊几句天。国王几乎要被他们包围住了。
比起大法师的愤怒和不满,Arthur似乎被这谣言娱乐了,市井中偶尔的段子颇为猎奇,让Arthur常常兴致勃勃的从Gawaine那里探听最新的消息——作为国王,他自己并没有这样的自由很久了。
王城里最新的谈资是关于他们英雄的国王和他的大法师顾问的。
“如果是这样,我们的王会不会被那个Merlin迷惑呢?在他是个大法师的情况下……”
有的人似乎信以为真并对此忧心忡忡。
看到Arthur那张洋洋得意的脸,Merlin就知道自己只能不了了之。
毕竟,他的国王似乎对这个传闻很开心。
于是他清清嗓子。
“呃,好吧,如果他们非要这么认为的话,”他冲Lancelot以及Gawaine眨眨眼睛,这个动作由Merlin做起来显得有些滑稽:“事实上只要我们知道真相是怎样的就行了,不是么?”
原本乐颠颠的享受着日光和美酒的国王顿时跳了起来。


“你这个笨蛋!”
Camelot的国王狂怒起来:“Merlin!你在说谁?”
可惜Merlin从来不怕Arthur,这个整个岛屿都在流传着他的英雄传说的国王,在他还是个王子的时候就不怕,那个时候大法师Merlin还是个男仆。
他效忠于Arthur从来不是由于畏惧。
“你这个笨蛋。”Merlin重复,比起动不动跳脚,做了国王似乎也没沉稳多少的Arthur,Merlin这几年来反而越来越稳重了。
他也从来不是个聒噪的人,聒噪的是另一个。
那个聒噪的家伙怒瞪着他,Arthur有着一双漂亮的蓝眼睛,像是镶嵌在他那张过分漂亮的脸上的宝石。
我的宝石。Merlin心里呢喃了一句,然后搂住他的王子——现在是国王——亲了上去。
每一根睫毛都细细抿过,他听得到被压倒胸口的Arthur的呼吸一下子消失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金发国王的脖子慢慢泛出红色,不过大概Arthur是不会承认自己害羞的,他的国王只会嚷嚷那是“没法抑制的正常反应,哪怕他逗他的马的时候也会这样”之类的句子。
Merlin才不会相信。
好一会儿,Arthur在Merlin怀里扭动,比起大法师,他才是那个骑士团的团长,这样的姿势让他觉得哪里不对劲。
但是Merlin没放开他的手。
“Merlin?”袍子里传来Arthur瓮声瓮气的疑惑声。
“等我回来。”Merlin开口,坚定无比的,他按下Arthur试图站起来的动作,贴上国王的额头。
“你应当在Camelot,你在,这个国家就在。”Merlin直视他的国王,Arthur的脸上在最开始的怒气过去后就沉寂下来。
这么多年过去,他那个王子在耐心上似乎终于有所长进。
“你可不该远离你的城堡。”Merlin抬头,外面的夕阳已经挂在了山头上,快要落下去,他这些日子一直睡不着,夜不能眠,仿佛有什么快要发生而他不知道,这在他们结束战争后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所以他绝对不放心,放任Arthur到别的国家去。
“他邀请的是我。”国王沉默后开口,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然后申明自己的身份:“是Camelot的国王。”
“而我是你的伴侣。”Merlin笑嘻嘻的开口,赶在Arthur瞪他之前跳开,他举手投降:“我是你的大法师顾问Arthur。”
“渡洋这样的事情,没有我在你身边,我没法放心。”
“你要是也不在Camelot怎么办?!”Arthur抗议。
“所以我去,”Merlin顿了顿:“而Camelot的王,你Arthur,你留在这。”


Merlin回到他的国都的时候Camelot正在举办葬礼。
他有些不太明白,有谁有这样的资格,让整个王城都为他挂上白幡。
“Merlin?”Gawine的声音,这让Merlin稍微有了些真实感,他转过身,看向他的友人。
Gawine浑身都战栗起来,他感到毛骨悚然,这对骑士而言是个耻辱,但是Merlin……
主啊泰坦啊或者随便什么,Merlin的眼睛甚至是金色的,带着金属的冰冷。
英勇的骑士觉得自己被压迫的喘不过起来。
“……是谁允许你,Gawine,是谁允许你这样穿?”Merlin的声音带着奇怪的异国的腔调,仿佛冰冻刺过骨头,不过Gawine没什么心力去计较这个,他看着自己异样的朋友,觉得没法说话。
他脱下铠甲,穿着素服。
“没有谁允许,Merlin。”Gawine缓慢的开口,每一个单词都像是要杀了自己一般。
“这是必须的。”高大的骑士的声音里有着瑟缩,和无以言喻的绝望。
“Arthur死了Merlin。”
这痛苦简直无法发泄,他们早就做好战死沙场,或者被幸运女神眷顾,死在某个房子的床上,这是骑士的命运。
但是这不包括Arthur,他们的君王,从来不。
有那么一瞬间,Gawine怀疑Merlin还在不在那里,仿佛黑发青年的身躯还在,但他的灵魂不知所踪。
“哪个Arthur?”最后,Merlin这么问。

他的运气肯定是用光了。
Merlin站在门前,他少年时挥霍了那么多运气,以至于这一次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害死了他的君王。

他已经在这里不动许久,久到别人都有些担心,哪怕他是永恒的Emrys,他的身体也与常人并无多大区别。
Gawine有些疲惫,Camelot周围的附属国开始蠢蠢欲动了,这让他们这几天疲于决策,焦头烂额。
更何况还有精神折磨。
“Merlin,国王已经死了。”只有Gawine才会这么不加修饰的说话。
大法师的表情好像被什么刺痛,瑟缩了一下,然后他偏头,仿佛才看见Gawine一般。
“你在这Gawine?”Merlin似乎有些困惑。
“是的,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Arthur死时让Merlin担任了Camelot的摄政王,他的骑士也要对Merlin效忠。
Emrys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然后又迅速的暗下去,他动了动僵直的身子,平板的看着自己昔日的好友。
昔日的。
“Arthur都死了,你们为什么还活着?”


死亡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Prince!Arthur或者King!Arthur在活蹦乱跳多年后,终于不再得到眷顾,他的死亡就像是个笑话,让他波澜壮阔的展开的人生以及历史,就那么荒唐的戛然而止。
“你不在Merlin。”Gwen开口,她的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哀伤。
“你知道,即使Camelot宣布解禁,我们也没多少的魔法师。”
而最重要的我,却离开了Arthur。
悔恨犹如毒蛇,啃噬他的心脏。在他和Arthur道别的那天,他还诅咒Arthur是个蠢货。
他却终于反过来验证了Arthur对他的定义,蠢的要命。
他怎么会认为,在当初那么多魔法袭击之后,Arthur那个愚蠢的王子当上了国王,就会平安?
“他的剑呢?”Merlin问。
Gwen看着Merlin:“在Avalon湖里。和Arthur一起。”
Merlin为那个名字而痛苦。

他曾做他的铠甲,做他的盾牌。
如今他却要做他的剑,做他的矛,做复仇之火,蔓延整个英格兰。
等星辰垂野,海水倒灌,他才会放弃仇恨和烈焰。

然后到Avalon湖边。

~END~

2011.12.14(Wed) | 环肥燕瘦 | cm(0) | tb(0) |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kasayouda.blog126.fc2blog.us/tb.php/65-205e8778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Name
E-Mail
URL
Title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