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走

墙头马上

Author:墙头马上
叫墙头就好XD
中國人
4月28日生(金牛座·O型)

☑傲娇萌 ☑人妻萌 ☑倒贴萌(……)
☑乙女心 ☑狗血 ☑外貌協會
☑卧轨联盟 ☑窮 ☑懶 ☑来钱
☑万年生草亿年冷CP
☑节操是何吾不知
☑我重口味我自豪


*****圈养*******
佐助/亚瑟/超人/卷福

丞相/杨威利/剑心

新欢 Merlin/DC/Sherlock

最近莱爹父子萌死

I/E/A/OT TO竟然也可以||迪云骸云纲云还有云总攻||鸣佐AB大手不留情||HPSS||仙流||3A榛A||
蝙超||华福||梅亚
阿政总攻



近日POI沉迷中,Reese❤

浓缩也是精华
各找各妈
月份存档
自尔东南西北中
来者是客
free counters

[MA]世界人民都知道了

是梅林先见到亚瑟的父亲的。
说起来潘达刚先生十分的不容易,在丧偶之后一个人将儿子拉扯大。
关键是这个儿子,除了稍微有些自大和骄纵外,并没长歪,尚且算个好人。

“梅林!”城堡里的都听得到亚瑟的怒吼,这个青年有着难得的肺活量,并且精力惊人。
“啊抱歉,亚瑟在喊我。”黑发青年带着些许歉意对面前的女仆道,他匆匆将布从女仆手中接过,然后顺着声音跑了过去。
金发的王子一手叉着腰,一手扶着自己的剑,怒气冲冲的看他:“你竟敢让一个王子等你。”
梅林的表情表示他心里翻了个白眼:“真是抱歉,”他毫无诚意:“你可以不用等的。”
于是那怒气更加勃发了,可是亚瑟并没有再冲他吼叫,相反的,在深深的呼吸了一次之后,亚瑟冲他点点头:“我知道,你已经二十了。”
“什么?”梅林疑惑。
“和你的女仆享受去吧。”亚瑟哼哼,他真是个难以捉摸的莫名其妙的家伙,梅林心里咕哝着,却不得不追着对方的步伐:“嘿,亚瑟。”
骑士的靴子把地踩的咯噔咯噔直响。
“去打磨我的铠甲,去擦亮我的剑!”亚瑟终于交代下来。
“可是我昨天……”刚刚擦过……后半句吞在肚子里,梅林的话被亚瑟伸出来的手截断,Camelot的王子站在城堡里的分岔口:“快去,然后就可以继续和莫甘娜的女仆私会了。”
梅林的脸噌的红了起来:“不,没,我们并……”他嗫嚅,但是亚瑟的心很明显并不放在这上面。
“格温很好。”亚瑟略微掀动嘴唇,做出一个带了些许嘲讽意味的笑容——这刺激到了梅林——然后继续:“起码配你足够好。”
“王子的男仆和公主的女仆。哼哼。”
亚瑟临走时留下的话就像是锤子一样。
有的时候梅林真恨不得弄个锤子什么的——就锤子吧,比较干净利落——把他的王子敲晕,然后看看里面到底是装满了垃圾还是什么。
也许斧头会更有二合一功效一点。

他从来就不喜欢格温。
无论是什么时候,也从来不。

一直到晚上和盖尤斯吃饭,被迫尝试老御医那堪称惨淡的食物的时候,梅林才知道明天亚瑟会出征。
“不,不,算不上。”盖尤斯老神在在的喝了一口水,这个御医经历了许多事情,似乎再没什么能让他惊讶,他放下茶杯:“只是,一场小小的叛乱。”
“Camelot很久没有叛乱了。”梅林皱着眉头不满的道,他忙于照顾亚瑟比如洗袜子之类的不假,但是同时他也学习了许多。虽然他不喜欢尤瑟,但不得不承认他是个绝对出色的国王。
除了排斥魔法这一点,梅林暗地里挑挑眉头。
“不是Camelot。”盖尤斯说:“是Yerge。”
“什么?”从来没听过的名字。
“嗯,北方的一个小国,”盖尤斯看向梅林的眼神告诉他御医觉得他需要加强学习:“他是Camelot的附属国。”
是的了,Camelot有许多附属国。
“Yerge的国王派了骑兵过来,那里发生了暴动。”
“那是他自己该解决的事情。”
“他当然没法解决。”盖尤斯哼哼:“他快要死了。”
“亚瑟会过去,并顺便安排下下一任国王的人选。”

Yerge的国王是尤瑟国王曾经的骑士。




亚瑟是Camelot的王储,整个国家的希望所在。
对梅林而言,他更在意的是,亚瑟是他的命定之人。
这个说辞似乎有些奇怪,反正没什么差别就是了,他从那头龙那里获得的就是这样的信息。
不过一直到目前而言,虽然亚瑟王子英勇无比,是这个国家最强的骑士的说法满天飞,他距离国王还是差了很远。
他从没主导过一场战争,在此之前大部分时候他是执行的那个,而主导权掌握着他的父王手里。
所以这一次,尤瑟王给自己的孩子一个试炼的机会。
做父亲的总是很操心。如果战况紧迫,他不能冒险,如果战况恶劣,他不敢放心。
只有这样恰到好处的程度,尤瑟王才下定决心让亚瑟去。

“为什么没有我?”梅林不满的问,他站在城堡外,亚瑟翻身骑上马,身后跟着他的骑兵,Yerge的兵力并不十分缺乏,亚瑟并不需要率领大军。
“当然,”亚瑟笑起来,用惊奇而欠揍的腔调道:“我们是去打仗,又不是去冒险。”他打量梅林一番,为青年瘦削到病态的身材摇头:“啧啧啧,我想Camelot皇室并未亏待你,梅林,你怎么长成这个样子?”
梅林撇给他一个“懒得和你计较”的嫌弃眼神,他大部分时候都能从亚瑟那里获得智商的优越感,因此长时间的相处已经让他学会对这个热衷于刺激他跳脚的臭家伙心平气和。
亚瑟动了动,以便于在马上坐的更舒服些,这动作让梅林忍不住上前服侍——该死的男仆的自觉。
“我放你个长假梅林,赞美我的仁慈吧。”亚瑟的脸上写满了得意洋洋。
梅林毫无回应,这让亚瑟略有些沮丧,自从梅林学会了对他的挑衅的无视大法之后,他就觉得自己的乐趣被剥夺了。
于是王子拨动马的脖子让它带着自己靠近一点,然后伸出脚踢了踢梅林的胸口。
那靴子还是昨天梅林亲自擦的。
“亚瑟。”梅林才醒过来一般:“你要带我去。”
“你是个累赘梅林。”亚瑟耸肩,嘲笑他:”别自不量力。”
“你甚至连马都骑不好。”
“我当然能。”梅林辩解的嘶吼起来。
“你能?”亚瑟弯下腰,梅林站在他的阴影下,看着亚瑟那双湖蓝色的眼睛。然后那眼睛闭起又睁开,亚瑟嘲笑他:“骑一会儿和骑一天可不一样梅林。”
骑士们要疾驰数日,奔赴Yerge,击退敌人,拯救国家。
梅林对自己的定位有些不准确。
他具有天生的才能,魔法深厚而博大,令人震惊,而自从他来到亚瑟身边,有无数奇怪的事情发生在他身边。
这似乎让他有种错觉,他是个英雄。他无所不能。
然而关键是他不是。
或者说,他目前不是。
“你连人都没杀过梅林。”亚瑟最后道。
梅林动动嘴,却没说话。
他杀过,杀了两个。毫不犹豫的。
不过……那两个也不能算作是人就是了。


最终骑士和他们的王子还是离开了。
可怜的男仆被留在了城堡里,他这几天失业了。
没有亚瑟在身边的日子那么无聊,让梅林连魔法都没什么劲儿去研究。
“我去洗洗衣服。”
盖尤斯看他的眼神简直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他将手中的试管放到桌子上,抬了抬刚刚带上的眼镜:“你简直勤劳的像个老鼠,梅林。”
梅林动了动嘴,没说什么话,他可不觉得这是赞美。
“嗯,总是有事情要做,人手不够。”他尝试回答。
但是盖尤斯可不吃这一套,他眨眨眼睛,然后做到桌子后面:“但是梅林,你必须承认,亚瑟不在,城堡里的事情起码少了一半。”
梅林还想说什么,却只能露出一个笑容,他嘴唇抿的紧紧的,笑起来有些奇怪。不过青年自己似乎也意识到了,他伸手抓了抓自己的眉毛,长叹口气也坐到桌子边。
“没有袜子要洗了。”最后他说。
竟然带了些许惆怅的意味。


亚瑟在一个月后回来了。
他的铠甲简直脏的不像话。梅林的脑海里冒出这么个念头后,不由的心里哀嚎了一声。
也许在他获得非凡的成就之前,就会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男仆,这可不是他所追求的。
Camelot的子民当然欢迎他们的王子胜利归来,亚瑟骑在马上,晃晃悠悠的,日光洒在他脸上,头发造成的阴影挡住了他的眼睛,旁边是肃穆的骑士们,和亚瑟那吊儿郎当的轻松表现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梅林盯着骑着马站在亚瑟身后半步的男人半晌,总觉得有些眼热,那本该是他的位置。
“梅林?”亚瑟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亚瑟?”
“你有大麻烦了。”亚瑟诡异的笑了笑,略微将马往前架了架,那个让梅林觉得眼热的骑士先下了马来,然后走到亚瑟身边,一只手伸上去托住亚瑟的腰,Camelot一手依住他的肩膀,然后从马上滑了下来。
即使是梅林,也看出了亚瑟的不对劲。
“亚瑟?”他开口,声音带着自己都不自觉的细微颤抖:“你怎么了?”
“没什么。”对方耸肩,然后补充:“我是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梅林不依不饶的上前,用力却小心的掰过亚瑟的身体,这铠甲,并不是亚瑟的。
他是亚瑟的男仆,对亚瑟身边的东西了如指掌。Camelot的王子的生活习惯简直令人发指,他的房间若不是有梅林,那会是每个人的噩梦。
“你换了铠甲亚瑟。”梅林一副你骗不了我的口气:“你的铠甲呢?”
亚瑟任由他翻来覆去的看自己,双手懒洋洋的伸直,这对他而言稍微有些难度,不过也并不是不能克服:“啊,在兰斯洛特那里。”
“在兰斯洛特那里。”梅林重复一遍:“告诉我你受了什么伤?”
“别大惊小怪……”亚瑟略为惊异的眨眨眼睛,伸手抬起梅林的脸,这动作他做的熟悉极了,像极了调戏少女的恶男:“这是什么脸?”
金发青年用他带着手套的手把梅林的脸狠狠揉了一顿,刚刚梅林的表情奇怪的很,完全不像是他,亚瑟看看自己的手,冲他哼哼:“别搞那么严肃,我有一个父亲就够了。”
“殿下。”旁边的骑士不赞同的出声:“您确实应该去看看您的伤口。”
“闭嘴。”亚瑟命令,然后他转过头看向梅林:“便宜你的,这幅铠甲比我的要容易清洗的多。”
“这是谁的?”
“兰斯洛特的。”
“兰斯……”梅林这才注意到这个刚刚就熟悉的词语:“兰斯洛特?!”
“别叫的像个女人梅林。”亚瑟皱着眉头看他。
“他在哪?”
亚瑟转转眼珠子,对梅林笑起来:“唔,梅林,你需要加把劲,不然的话……”
黑发青年只给了他不明所以的表情,对梅林而言,他比较在意的是别的:“他在你为什么会受伤?”
“什么?”亚瑟被他打断,莫名的问。
这才觉得心头的火有些过了,梅林摇头,又是一脸无辜。
“不然的话格温就要被兰斯洛特抢走了。”心存不甘的亚瑟坚持着把话说完:“你是个男仆,而他是个国王了,你比他唯一的优点就是离格温比较近。”
“我不喜欢……”梅林的眼珠子突然瞪大:“他是,你是说,兰斯洛特他……”
“国王?”
“没错。”亚瑟得意的笑。

他们在Yerge看到兰斯洛特的时候也吓了一跳,Yerge的国王和兰斯洛特竟然有八竿子打不着的血统关系,而兰斯洛特是那里的骑士团团长。
然后国王去世,,他简直是顺理成章的当上了国王,在他击退了敌军之后更甚。
听到亚瑟解释的内容,梅林长长的叹了口气。
于是金发青年狐疑的看他。
梅林替亚瑟摘掉靴子,然后擦手替“懒得让人啧啧称奇”的亚瑟王子脱掉外套,情绪略微有些沮丧。
“你这是什么态度?”被粗暴的扒掉了裤子,王子不满的嚷嚷。
梅林把那裤子丢到一边,盯着自己的王子:“亚瑟,我发现我应该离开你才对。”
“你说什么?”王子的眉头皱着就像是打结了一般。
“兰斯洛特离开你竟然能当上国王,我想不到我的男仆还有什么前途可言的。”
“唔……国王的男仆?”
梅林的眼神说明这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亚瑟不满起来,他吸吸鼻子,略撅起嘴嘟囔:“我给你,你才能拥有,我不给你,你不许抢。”(嘿嘿嘿嘿)
“连想都不允许想。”
“我可什么都没想。”
“自由。”亚瑟阴森森的提醒他:“你刚刚不是这个意思吗?”
王子说话时呼出的气喷到埋头替他换裤子的梅林的耳边,让梅林歪了歪脖子,他笑出声来:“不,我可没想要这个。”
“真的?”
“真的。”
然后王子不说话了。
梅林替他换好了裤子,然后开始剥开王子的上衣,这种从脚到头的顺序是被“懒到极致”的王子逼的。
“亚瑟!”昏昏欲睡任由梅林摆布的亚瑟被怒气值满涨的声音吓了一跳,他迟半拍的看向梅林。
梅林则盯着他赤裸的胸口。并不算是完全赤裸的,还缠绕着白纱。
黑发青年替他解开,就露出剑疤来,并不算长,但深得很。
是哪一把剑捅进去的?哪一把?是谁?是谁?梅林满脑子的都是这个念头,像是什么在嘶吼一样。
他会用烈火熊熊,用粉身碎骨用各种所熟知的咒语,将这伤害,千百倍的返还给那把剑,以及那这把剑的人。
“哦……”半睡半醒的王子混沌着开口,他这个时候比清醒的时候乖巧的多,因此也可爱的多:“梅林,你不会像个小姑娘被吓到吧?”
收回前面的话。
“这伤口可不可怕……”亚瑟咕哝:“就是有点深,差点被对穿了……”他嗒嗒嘴,试图翻个身未遂,梅林把他塞进被窝里。
“我可把他的脑袋都削掉了。”
梅林拉过被子,替亚瑟盖好站起来。
我可不想夸奖你,亚瑟。

END

……是的它完了。
不打上end的话我也只会坑--
本来只是想表达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你们相爱比如那头龙比如那个医生再比如那个某位妈妈。
结果现在写成了世界人民都知道我喜欢的是你而不是那个“心志高洁貌美如花”的女仆。

2011.11.15(Tue) | 环肥燕瘦 | cm(0) | tb(0) |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kasayouda.blog126.fc2blog.us/tb.php/64-fa021b01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Name
E-Mail
URL
Title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