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走

墙头马上

Author:墙头马上
叫墙头就好XD
中國人
4月28日生(金牛座·O型)

☑傲娇萌 ☑人妻萌 ☑倒贴萌(……)
☑乙女心 ☑狗血 ☑外貌協會
☑卧轨联盟 ☑窮 ☑懶 ☑来钱
☑万年生草亿年冷CP
☑节操是何吾不知
☑我重口味我自豪


*****圈养*******
佐助/亚瑟/超人/卷福

丞相/杨威利/剑心

新欢 Merlin/DC/Sherlock

最近莱爹父子萌死

I/E/A/OT TO竟然也可以||迪云骸云纲云还有云总攻||鸣佐AB大手不留情||HPSS||仙流||3A榛A||
蝙超||华福||梅亚
阿政总攻



近日POI沉迷中,Reese❤

浓缩也是精华
各找各妈
月份存档
自尔东南西北中
来者是客
free counters

[MA] Scabbard

“你该告诉我这个!!”
“什么?”
“梅林!!”Camelot的王储扯着嗓子叫唤,喊着他的男仆的名字,带着不满:“就是关于……”然后他顿了顿,吞咽了一下才续道:“你会魔法?”
黑发青年动动手,试图做出什么,但他无力的放下手,然后脸色有些灰白。
就好像之前一直覆盖在他脸上的那种乐天派的掩饰被揭开了一般。
事实上,梅林从不畏惧,他在进入Camelot王都的第一天就见识到了国王的冷酷与无情——对魔法,以及魔法相关的一切,但是这并没教会他心怀畏惧以及小心谨慎。
甚至由于自己的特殊才能,这个有着略微怪异的长相的青年堪称有恃无恐。
但是现在,他心里没底的厉害。
那可是亚瑟。

梅林对于亚瑟知道自己的魔法的情况并没做过什么设想,他总觉得那一天还太远,而尤瑟王,明显那个冷厉的国王还健康的很。
在尤瑟王还活着的时候,他可不想做什么。

“我的孩子,你怎么了?”
梅林抬起头看向他的母亲:“不,没什么,我很好。”
妈妈不赞同的皱眉,她伸手抚上梅林的脸:“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真的没问题。”梅林笑了一下,但那笑容转瞬即逝。
“是因为亚瑟王子?”
梅林睁大眼睛,随即立刻否认:“怎么会……”
“你们今天一天都没说话。”妈妈有些担心的解释:“他可是王子,别和他生气。”
我才不会和他生气。梅林想要辩解,但没法说出口,他不愿意让母亲知道,自己和亚瑟的矛盾是因为,因为他的魔法被亚瑟发现了。
“你该和他谈谈。”妈妈最好告诉他。
“真的?”梅林不太确定。
“真的。”妈妈笑起来:“无论什么麻烦,都能解决。”
梅林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妈妈会对他有这么大的信心。
“亚瑟他很好啊。”妈妈这么说。
原来是对亚瑟那个笨蛋有信心。

亚瑟坐在村子外沿的栅栏上,这稍微有些难度,梅林不太理解他是怎么,怎么样才能保持那种别扭的姿势的。
“嘿,亚瑟。”
王子回头看他,这画面让梅林愣了一下,亚瑟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摆出过这样的表情。
他安静的很。
如果是平时的话,梅林差不多要谢天谢地了,但是当亚瑟那张脸上没了让人厌恶的不得了的得意洋洋,反而更让人觉得不对劲。
更何况他觉得他刚刚好像在亚瑟的眼神里察觉到了一丝委屈。
亚瑟会觉得委屈??

“我……”梅林尝试着措辞,他看起来有些笨拙,比常人突兀的耳朵不自然的动了动:“我们聊聊?”
亚瑟对他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但略微挪动了一下他的屁股。
这起码是个友好的姿态不是吗?梅林安慰着自己,然后走过去,却在尝试后苦恼的发现自己上不去。
他的小身板实在是和骑士难以匹敌。
亚瑟就高高的坐在上面,这栅栏可真有些高,梅林看着他,不讶异的看见亚瑟的表情多了几分戏谑。
“嗯哼。”梅林略微侧身,埋头动了动嘴唇,然后坐到亚瑟身边,Camelot王储惊讶的脸真是不错的风景。
“这是……”亚瑟终于开口。
“魔法。”梅林续道,有些事情一旦开始,想要继续就容易得多了,亚瑟没在发现他的异样之后直接砍了他可以说更加让梅林壮了胆子。
亚瑟摆出明显不赞同的,混杂着不满惊奇以及恼怒的表情,他按了按腰间的剑——这让梅林缩了缩脖子——然后道:“魔法都是邪恶的,梅林。”
这谆谆教诲的语气。
“但是亚瑟,你看,我并没有做什么坏事。”梅林解释,他觉得自己起码应该对亚瑟那个榆木脑袋保持些许信心。

这是个问题,亚瑟明显被难住了。
于是他的眉头皱起来,似乎十分苦恼,梅林静静的待在一边没打扰他,这对亚瑟来说有些难度,毕竟从他一出生开始,尤瑟王对魔法的态度就是极端的仇视,他对亚瑟的教育在这一方面上绝对的延续了下去。
“你看,亚瑟。”梅林小心翼翼的开口:“我并不是故意去学习,但是,魔法降临在我身上,这可不受我的控制。”
亚瑟略带惊奇的看他:“你是说,”他想了想:“你生来就会?”
“是的。”梅林点点头,然后发现自己没什么话好说的了。亚瑟不带丝毫阴霾的看他,眼中只有惊奇,这目光让梅林觉得不太对劲。
他有点渴。
“我有点混乱,魔法是邪恶的……”
“你不能因为剑杀了人,就说它是邪恶的!”梅林突然高声开口,吓了亚瑟一跳,可怜的王子差点从栅栏上滚下去,幸亏他被梅林抓住了。
“嗯?”
“你也不能因为剑杀了人,就去捕杀那些持剑的骑士。”梅林挑挑眉毛,他觉得自己的这个比喻简直精巧极了。
亚瑟的眉头皱紧,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
“亚瑟?”
“放开你的手,梅林。”亚瑟回答他。
梅林的表情表达了他的莫名其妙。
于是王子之后拍拍他多余的手,示意魔法师将手从自己腰上抽出去。
“呃……抱歉。”

取得亚瑟的原谅其实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梅林对此毫不质疑。
当梅林意识到实际上亚瑟生气并不是因为他会魔法,而是因为他掩盖了自己会魔法的事实后,他就有些无奈了。
亚瑟就像是个任性的小孩子。
“我不能,”梅林解释:“难道要我突然某一天,扫着地,然后‘嘿,亚瑟,告诉你一个我的小秘密,其实你每天的袜子都是我用魔法清洗的,它们实在是臭不可闻’这样跳出来对你说话?别开玩笑了,你会杀了我的。”
亚瑟沉着脸看他,梅林具有轻而易举激发他的怒气的技能:“是,你说的没错。”
这下轮到梅林错愕不已了,他睁大眼睛:“不……亚瑟,你不是说真的。”他自己也不过是在开玩笑而已。
“你要为你用魔法洗我的袜子付出代价!”亚瑟吼叫着,然后猛的蹦上去,一把把梅林拽下身子,压了上去。
“亚瑟!”

事情在之后变得容易的多。
他会魔法,关键是这事实已经为亚瑟所熟悉了。
于是梅林简直可以说是大大方方的坐在板凳上,看着扫帚自己扫地,亚瑟的铠甲被擦的发亮,剑也在自动的被打磨着。
“你这个男仆简直比我这个王子都惬意。”门口传来不满的咕哝,亚瑟走进来,脱去他的锁甲丢到梅林怀里——这砸的可真够痛的。
“唔……”梅林龇牙咧嘴,然后解释:“这叫,物尽其用?”
亚瑟皱皱眉头,盯着梅林的表情表示他哪里有些不太明白,这让梅林也不由自主的在意起来,他的王子有的时候笨的惊人!
而且是大部分时候。
“你怎么能这么放肆?在Camelot的王城,在我父亲的眼皮底下,就这么大大咧咧的……”亚瑟摇摇头,做出一个无法形容的表情:“使用魔法?”
梅林环顾四周,对亚瑟眨眼间:“我在你的房间里。”
“这也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梅林。”


即使是在亚瑟看来——他是个完全不了解魔法的笨蛋——梅林的状态也有些不对劲。
他不了解魔法,但童话故事女仆们在他幼年还是读过,那些古老的祭祀和巫师大致上没什么不同。
需要咒语,需要道具,还需要全神贯注,他们不断学习,修炼,以期获得更大的法力。
和骑士的训练也没什么不同。
但是梅林,他从没见过梅林修炼,比如像故事里的坏家伙,呃,吃人?之类的。
亚瑟也从没见过他全神贯注的保持他的咒语的法力,即使是他亚瑟,和人决斗的时候也还有精力集中呢!
而梅林却可以舒舒服服的躺着,那些剑,扫帚,抹布就像是用了自己的生命一般。
也许,魔法世界就是这样?
“小心你的脑袋梅林,爆出王储的男仆竟然是个法师的丑闻对你我都没什么好处。”亚瑟阴森森的警告他的仆人。
梅林无辜的眨眼睛,看起来,就像是个正常的男仆一般。
然后亚瑟笑起来,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勾起的嘴唇,邪恶的看着梅林:“所以,不许用魔法,去给我准备洗澡水,然后替我洗漱。”
“我困死了。”

给亚瑟洗澡。
梅林将毛巾丢过去,布团砸进水里溅了亚瑟一脸的水,王子站起来,哗啦的一声,水流从他身上争前恐后的流淌下来,露出他赤裸的身体。
非常漂亮的身躯,矫健而富有力量,肌理致密,简直比打磨过的剑还要光滑,还要耀眼,又未尽的水珠附着在上面,缓缓的往下流淌。
亚瑟慵懒的对梅林翻白眼:“注意你的态度,梅林。我们什么时候需要谈谈关于尊卑的问题。”
青年走过来,一言不发,将亚瑟按进水里,他瘦弱的很,和亚瑟截然不同,那身体也不像是蕴藏了力量的样子。
但那里的能量不容小觑。
“即使你是个法师,你也还是我的男仆。”亚瑟咕哝着,他今天训练了一天,再没什么精力让他活力十足的去挑衅梅林。
不过梅林异常的沉默也确实有些古怪。
法师抓着浸湿的澡巾,半蹲在亚瑟背后:“你脏的可以抠出泥来,亚瑟。”他声音低沉的有些奇怪。
亚瑟耷拉着脑袋,热气熏的他晕晕的:“闭嘴……”他命令。
拨开透湿的头发,脖颈就露了出来,亚瑟的皮肤被热水给熏的泛红,光裸的背部大概是常年藏在铠甲下面的缘故,还白的很,不过此时也泛着红,梅林替他擦背,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抓痕。
“痛。”亚瑟咕哝。
“你太脏了。”梅林辩解,手上的动作却放轻下来,能看到王子的裸体,不知道是不是做男仆的福利?
这裸体……梅林嗒嗒嘴,其实还蛮好看的。
亚瑟往前一扑,吓的梅林赶快伸手捞住他,免得Camelot的王储因为洗澡的时候栽进水里淹死了自己。
然后亚瑟就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靠着梅林,睡着了。
梅林动动嘴,想喊醒他,却还是放弃了。
“这让我怎么把你搞上去?”梅林小声的抱怨着,将澡巾丢进水里,苦思能将亚瑟丢到床上去的咒语。

关门的时候亚瑟翻了个身。
“梅林,你不该待在这。”

………………这个应该是tbc……但是楼主太懒了其实一集观后感而已完结也是可以的? 不过即使还有后续也不算长篇啦……哈……

12/18日短更新

亚瑟从来和高深睿智沾不上边。
事实上,梅林觉得自己和这个形象可能更靠近一点,在第一次见到亚瑟的时候他就对那头龙说过自己的推断。
而之后的日子完全证明了他的推断是正确的。
亚瑟是个无知的蠢货。
即使是梅林,背负着宿命的梅林,也没法看出这样的亚瑟会有怎样光辉伟大的未来。
他总觉得亚瑟会在成为阿尔贝恩的王之前,先因为他愚蠢的骑士精神而送死。
因为连梅林自己,都懂得转弯变通,可亚瑟那个家伙却拘泥的要命。
哈,骑士的正义。

男仆打完水,洗完了铠甲,哼唧哼唧的吃过饭,不得不说皇家供应比盖尤斯的好吃多了。
然后他觉得是时候喊亚瑟起来了。
房门古怪的被从里面锁着,这让梅林有些纳闷,因为他出门的时候亚瑟已经睡着了。
那个家伙不会这么快起来的。
“格温?”
路过的女仆眨眨眼睛:“什么事?”她手上抱着一大坨各色的布料,大概是莫高娜的衣服,这是唯一一点梅林比格温幸福的地方——其实也不算,他有那些铠甲。
“亚瑟……”梅林顿了顿:“我是说,有别的人刚刚进去了吗?”
格温的脸茫然极了:“我不知道,”她摇头:“不过我想并没什么人……”女仆做了个你明白的表情:“会想要进亚瑟的房间。”
最后她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毕竟即使再委婉,这样描述一个王子的屋子对女仆来说也是不敬的。
“哦是的,没错。”梅林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他脏的简直不堪入目。”
“你说谁?”
“亚瑟。”
然后格温瘪瘪嘴,同梅林告别,每个人都忙的很,就亚瑟在睡觉。
心怀不满的梅林动用了一点点小小的魔法,开锁的技能他一贯熟悉的很。
木制的略微有些沉重的门被推开,梅林走进去,然后停在门口。
……“亚瑟?”

眼前的情景有些熟悉。
那还是他初次到达Camelot的时候,作为盖尤斯的苦力参与宫廷盛宴。
美酒,美食,美人,还有美歌,这对刚刚从乡下进城的梅林来说都是新奇至极的东西,直到那个有着漂亮脸蛋但已经老了的女人一步步走上前,他才发现现场唯一醒着的就只有自己而已。
现在的状况和那个时候有些相似。
亚瑟躺在床上,他从来没睡的这么安静过,简直像是死了一样,梅林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别说的那么不详。
“亚瑟!醒醒!”梅林踢踢亚瑟的床,考虑要不要采取什么暴力措施,比如把他漂浮上城堡的顶楼,然后再忍下去之类的。
漂浮亚瑟毫不费力,他之前为了把亚瑟送到床上已经联系好了,一个完美的,他管它叫漂浮咒。
而亚瑟不在,尤瑟想杀了他可没那么容易,他随时可以逃跑。
梅林的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念头,然后伸出手,替睡着的家伙把被子盖上。
“亚瑟!!!!!!!!!!!!”他的声音足够叫醒整个城堡了。
但是睡着的人毫无动静。
梅林觉得有些,心浮气躁。

盖尤斯也查不出是出了什么事。
尤瑟王和莫高娜都急得要命,他们两这几天颇有隔阂并一触即发,但亚瑟病了,那就什么都解决了。
“盖尤斯……”
“别再喊我了。”老御医吼他,可惜有些气虚,他手中的试管在翻滚,冒着有古怪味道的蒸汽。
梅林在他的对面,坐立不安。
“我想过去看看。”他说。
“陛下在那。”老御医提醒他。
梅林有点儿蔫,连耳朵都有些耷拉的样子,没多少精神。
虽然他不喜欢尤瑟王,但是尤瑟确实是个好父亲。
他对莫高娜和亚瑟,都好的过分。
以前梅林并没什么切实的感受,因为尤瑟大部分时候对莫高娜纵容的多,对亚瑟,这位陛下总是刻板着脸,说着自己的期许和要求,父子没什么温情时刻。
然后现在,自从昨晚发现亚瑟陷入莫名的昏睡之中之后,陛下就一直守在亚瑟的房间里。
在那之前,梅林甚至从没见到过尤瑟踏入亚瑟的房间——亚瑟也不会让的,以那种环境——梅林苦中作乐的想着。
陛下当然爱亚瑟,只不过因为亚瑟是Camelot的王子,是王储,是未来的国王,所以父亲才不能给儿子和莫高娜一般的纵容。
不得不说,梅林的脑筋比亚瑟要好多了。
“……盖尤斯!”门突然被不速之客踢开,莫高娜狼狈的跑进来。
“怎么了?”梅林立刻站起来,亚瑟,亚瑟应该……
“亚瑟不对劲,陛下说你该去看看……”
盖尤斯立刻将手中的试管递给梅林。
“给我干嘛?”梅林有些莫名。
“继续。”
黑发青年瞪大双眼:“我也要去看看!”他叫着。
盖尤斯给了他一个别想的表情:“这是亚瑟的药。”他说。
“呃,好吧。”


亚瑟的房间确实不对劲。
盖尤斯赶到的时候,房子的一大半已经爬满了蜘蛛网,亚瑟放在架子上的锁甲开始锈蚀,剑也暗淡无光,木头制的家具散发着腐烂的气息。
只有亚瑟睡着的那张床还光新的一如既往,而这整个房间的其他,都散发着一种时光飞速流动的讯号。
Camelot的陛下坐在亚瑟身边,他固执的不肯离去。
“也许是魔法。”盖尤斯低声说着,他知道这是陛下的禁忌。
但对方是亚瑟,尤瑟王心中的秤倒向的方向一目了然。
“陛下,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您还是……”
“我就在这。”尤瑟沉声说着,他抬起头,看着老御医不赞同的目光,又颓废了下去。
“我和亚瑟好久没好好谈谈了。”陛下咕哝着,以父亲的身份:“亚瑟做的不错,我做他父亲还不如做国王称职。”
盖尤斯没说话。
然后陛下伸出手,抚弄了一下沉睡的王子的额头,站了起来。
“做你该做的吧。”他的话沉重的很,走出了房间。
他虽然是亚瑟的父亲,更是Camelot的国王。
“这肯定是魔法。”有声音随后插进来。
盖尤斯回过头,瞪视着站在他背后的青年。
“梅林……”他低沉的威胁着:“你怎么过来……”
梅林无辜的看他:“药还在烤着!”他辩解。
“你怎么敢!”盖尤斯用他发际线后移的头发都想得到这家伙怎么办到的,于是怒火依然未散。
“没人会发现的。”梅林挥手,他坐到床边,看着一动不动的亚瑟,眉心拢起:“我记得,我当初刚刚来这里的时候,那个女巫。”
“女巫?”
“就是那个儿子被陛下杀了的。”梅林对这个记忆深刻。
“哦,就是被你杀了的。”
青年噎了一下。
“她怎么了?”
“当她唱歌的时候,大厅里,就是这样。”梅林扭了扭头,做出一个摊手的动作:“仿佛时间加速流动,过去好长时间一样。”
“又是魔法。”盖尤斯不满的咕哝,然后他抬起头:“好吧,那么你来解决。”他严厉的瞪视着自己的苦力。
求之不得。梅林没说话,这个房间的腐蚀速度快的超乎他的想象,并且已经蔓延到了走廊上。
“盖尤斯,最好让尤瑟和莫高娜他们搬出城堡。”梅林在老御医背后道。
“干嘛?”不满科学总被魔法打败的老御医不满的问。
“我,”梅林顿住,有些苦恼的嗒嗒嘴:“我有种感觉,在事情解决之前,你们最好不要呆在城堡。”
“我们?”盖尤斯重复。
“是的,你们。”梅林回过头,看到即使是睡着,亚瑟的脸也依然超乎想象的蠢。
“我留在这陪亚瑟。”

2011.12.16(Fri) | 环肥燕瘦 | cm(0) | tb(0) |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kasayouda.blog126.fc2blog.us/tb.php/62-794b5b9d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Name
E-Mail
URL
Title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