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走

墙头马上

Author:墙头马上
叫墙头就好XD
中國人
4月28日生(金牛座·O型)

☑傲娇萌 ☑人妻萌 ☑倒贴萌(……)
☑乙女心 ☑狗血 ☑外貌協會
☑卧轨联盟 ☑窮 ☑懶 ☑来钱
☑万年生草亿年冷CP
☑节操是何吾不知
☑我重口味我自豪


*****圈养*******
佐助/亚瑟/超人/卷福

丞相/杨威利/剑心

新欢 Merlin/DC/Sherlock

最近莱爹父子萌死

I/E/A/OT TO竟然也可以||迪云骸云纲云还有云总攻||鸣佐AB大手不留情||HPSS||仙流||3A榛A||
蝙超||华福||梅亚
阿政总攻



近日POI沉迷中,Reese❤

浓缩也是精华
各找各妈
月份存档
自尔东南西北中
来者是客
free counters

[AT]Bad End

N年前的一个梗,本来也就脑内循环循环,自己脑补一下萌一下HIGH一下,最多戳戳亲友跟她BALABALA两句。
结果现在突然想起来,于是就写了出来。
好长时间没写文,懒的要命,和亲友实在难以比拟,结果一开始写就没手感了OTZ
算了,听天由命,反正这文应该是……短篇吧。

Step 1
Tezuka死了。
Atobe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敌军的炮弹打到战壕边,临时搭建的棚并不能支撑多久,随着震动抖落了大把大把的灰。
落在年轻将军的肩头,也让他灼眼的金发变得有些发灰。
黎明快要到了,彻夜不停的照明弹盖住了启明星。


在最终决战之前,Atobe曾经同Tezuka有一番长谈,洛夫沙宁静的夜晚十分难得,手风琴手在遥遥的篝火边伴奏,有姑娘们在跳舞。
有着一头茶色头发的青年微微皱起眉头,脸色凝重,目光却难得有些犹疑——这对他而言十分少见——似乎正在思考该不该说出口。
“本大爷将到战场上去。”对面的男子先开了口,他站直,夜色下的草原窸窸窣窣的响个不停,同同样灰蒙的天空融到了一起:“到最远的战场上去。”
事实上也并没有多少选择,敌军的炮台几乎要对准他们首都广场上的国旗,这些尚未肄业的年少的军校生必须立刻奔赴战场,用身躯来堵住一切枪口。
听到他的话,Tezuka有一瞬间的怔愣,他的目光笔直的穿过架在鼻梁上的镜片,牢牢的钉在Atobe的脸上。对方给了他一个莫名的表情。
略微低头扶了扶眼镜,Tezuka略有些艰涩的开口:“我也是。”
这个国家需要她所有曾匍匐在她的羽翼下的孩子们站出来保护她。
对于Tezuka的回答,Atobe仅仅只说了一句话。
“你体检根本不合格!”



他们没有足够的武器。这个国家负重太多,从未曾缓过气来,面对咄咄逼人且装备精良的敌人,她只有她的孩子。
Atobe憎恶热武器。他颇有些狼狈的踢开袭击过来的敌军,但显然目前近身战更让他讨厌一点。可惜环境容不得他挑三拣四,否则这家伙必定是要一脚踩在桌子上让副官替他把装甲车开过来。
这只军队的装备只能用贫瘠来形容,许多人手中拿着的都是从俘虏的敌军那里缴获而来的枪支,而更多的,是手无寸铁的士兵。
因此即便再如何厌恶,Atobe还是不得不领着部下在丛林中穿越,这样分支的游击距离他梦想中的重型机甲碾压而过的画面实在是差距颇大。
然而对他们的整个战局,保持战力减少损失并且能够牵制敌军,才是最重要的。
不得不说,Atobe大概有着最朴素的战争追求,希望战场能够如同电影特效一样雄壮慑人,而不是让士兵在丛林里猫着腰钻来钻去。
所幸能看出并说他追求浅薄的人并不同他在一个战场。
经过狭隘的山脉间的谷道,敌军在坦克装甲机动部队下急速的像这个国家的腹部推进,首都已经感受到了迫在眉睫的危险,越过高耸的山脉后一望无际的冻土平原简直像是天然的广场,让坦克大显身手。
而另一方面,抵抗太过顽强,这个国家的人民如同他的国家一样,在这贫瘠之地几千年都不曾亡国,日后不会,现在更不会。
来势汹汹的敌军分散了兵力,用来抵抗烦不甚烦的城市武装。
Tezuka在那里。

Atobe有时候回想,虽然在林子里钻来钻去顶没意境,而且颇为损伤自己的气质,然而Tezuka即使身在大都市里,实际上进行的事情同自己应该也没多大差别。
这样想,Atobe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安慰的。
钻树林和钻巷道——也许有时候还会爬爬狗洞——也没什么区别。Atobe笑出声来,碾灭手中的烟,面对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属下装模作样的拉过地图来看。
他被自己想象的画面娱乐到——无论如何,丛林里总是没有狗洞的。

严冬来袭。历史上曾经有无数雄心勃勃的征服者觊觎着这片大陆而后在冬季铩羽而归,现在的入侵者不是第一个。
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最年轻的将军准备好了一切,一改往日寒酸的模样,想为敌军献上一曲盛大的安魂曲。


STEP 2
面对装备精良且野心勃勃的侵略者,他们只有源源不断奔赴前线的新兵,面容稚嫩不曾受训,连枪都拿不好。
只有眼睛里不屈的灵魂。
在参加保卫战之前Tezuka曾经来过这个城市。高耸的教堂顶在傍晚传出钟声,有姑娘提着长裙踩过水池,小伙们骑着车唱歌,无比的快活。
而如今Tezuka再站到这里,空气中弥漫着硝烟与硫磺的味道。活人面容悲痛麻木,死尸挺在每一个街道。这座城市千疮百孔,连天都不曾亮过。
一场战役打了大半年。
从入夏打冬末。同行的军官离家的时候刚刚结婚,前几天已经街道信说孩子快要生了。
当然无论是先上车后补票还是被老婆带了绿帽子,都不见得是什么令人高兴的玩笑。
也不乏有情人跟着别人跑了的倒霉蛋,还十分好心的写信来军队通知。
好在Keigo既不会大肚子,也不会和别人跑了……应该……不会吧。
这样想着而莫名心安的Tezuka觉得对Atobe有些愧疚。
背后编排总是不对,下次见到Keigo当面告诉他好了。


Tezuka走到外面,今天难得敌军没有来轰炸,城市安静的很,连微风都没用,空气冷的要冻掉人的鼻子,他几乎能清楚感觉到自己呼出的气变成冰掉了下来。
无论如何在一座城市僵持半年,都不算是一场利益最大化的值得的战术。然后背后就是首都,这里是最后的堡垒。土地再辽阔,一分也不愿落到侵略者手里。
有年轻的小兵在门外走来走去,相互之间取着暖,见到Tezuka的时候敬个军礼再快速的跑掉。
昨日上司在敌军的例行轰炸中殉职,在军方的命令没有到达之前由Tezuka暂代了参谋长一职。整理上司的遗物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遗书都早已经写好。
我活着时为国家而活。
我死去时为国家而死。
此时难得闲暇,Tezuka也不由得想自己的遗书该怎么写。
死而无憾,太傻了。
Keigo,别想我,更傻。
我爱我的祖国,我为祖国而战。太矫情。
思想有些开火车的Tezuka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顺着长廊跑起来,木制的地板被踩的咚咚咚。
就像是敌军的火炮。


Atobe一贯是喜欢飞机大炮的。Tezuka心想,可惜不在这,不然天天都是这些,恐怕是要乐坏。
不得不说,虽然寡言少语八风不动,Tezuka对Atobe的心理把握的还是准确的。那位正在丛林里扼腕不已。



战争初期敌军曾经狂妄的放言,这片大陆上的最后一个国家将在数天内被他们攻陷。
如今当初放话的,以及被放话的,都现在这片泥泞里,动弹不得。
冬天到来时,Tezuka知道首都准备反击。一份份电报通过被冰雪覆盖的线路传到前线,人人摩拳擦掌。
他们僵持太久,比起敌军,Tezuka有的时候会想自己唯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
冬天是蛰伏的时刻。
最冷的冬天还没到来。


STEP 3

Tezuka死了。
年轻的将军愤恨的看着仍然在奋力抵抗在战场前线的士兵,手里握着这份电报,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
大局已定。
这个冬天来得太迟。即使是将所有的士兵都带到战场上填埋这个机器,敌军的装甲和炮火依然像一个永不知足的绞肉机。
他们并没能坚持到最后,也未能等到最后的严冬。
EVERYTHING LOST。


某种意义上来说,Atobe有些难以避免自己冲Tezuka发火。
这个人有着一张正直严肃的面容,极具有欺骗性,让人以为他可靠,是个坚实的后盾。
但是显然他想错了,事实与理想总是有某些差距。

“你怎么又死了?!!”显然还没能从自己的角色中脱离出来的Atobe几乎要咆哮起来,桌上的手机泛出荧光,一接通,Oshitari的声音传了过来。
“唔,怎么说,晚上好?”语调轻佻,让本来就颇有些不高兴的Atobe大为光火。
他,Atobe Keigo,以及他的恋人,Tezuka Kunimizu,都毫无疑问是最为优秀的人,大脑聪颖,思维敏捷。
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失败。
而这场失败显然要归咎于Tezuka先生的……“勇于进取”。
面对自己恋人的质疑,Tezuka有些不安的扭动下身子,微微动了动嘴,他转向Atobe:“唔。”
这个沉吟完全不能解决为失败痛心疾首的Atobe的不满。
更何况旁边还有个Oshitari不依不饶的火上浇油:“又失败了。”他陈述,语气里带着愉悦——这是当然的,因为胜利者正是他自己。
“闭嘴!”Tezuka同样抑郁,因此他同自己的恋人同时出声。

不得不说,Tezuka在战略部署中表现优异。但是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当他扮演进攻的侵略者的角色的时候总是过于保守,而扮演防守的反抗者,则英勇好斗的厉害。
“你出动的太早这场战役。”Atobe开始进行例行的总结,他像是真以为这是一项事业一般,总结过去,改善未来,再落实到当下。
“时机还没到,冬天还不够冷。”
面对Atobe的指责,Tezuka皱了皱眉,然后他咕哝了一句。
“什么?”
“是全球变暖的错。”
……
这个理由简直太正当了不是么。


“你做为盟友太危险了。”急需一场胜利来狠狠甩到Oshitari那张脸上的Atobe最后这么总结,他看着自己的恋人走到自己跟前,冷哼了一声,脸色不善。
“嗯哼。”
大概男人的天性都是好斗,并且经不住挑拨,此时Atobe先生显然忘了他邀请眼前这个正斜眼瞅他的人到自己的别墅来过夜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我想Atobe先生大概需要一位坚实的盟友,”Tezuka伸手拿过Atobe放在桌子上的电话拨了出去:“Kabaji,我相信你一定能与我们的同盟军将军心有灵犀。”
Atobe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
而这个错误显然比Teuzka在战场上的失误更严重。
有句古话怎么说的来着……
细节决定成败。
这是一场严重的,难以挽回的,战略上的,决策失误。
年轻的Atobe将军显然不能在现实中也战无不胜。
当可靠的,沉稳的,让人信任的——然而都是表面上的——内里冲动的,并且颇为意气的——Tezuka先生开门迎接了Kabaji的到访的时候。
这是Atobe一晚第二次感到大局已定。

SOMETHING LOST。

RESTART,PLEASE。
别笑。

END

2011.06.02(Thu) | 环肥燕瘦 | cm(0) | tb(0) |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kasayouda.blog126.fc2blog.us/tb.php/52-b0fa529e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Name
E-Mail
URL
Title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