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走

墙头马上

Author:墙头马上
叫墙头就好XD
中國人
4月28日生(金牛座·O型)

☑傲娇萌 ☑人妻萌 ☑倒贴萌(……)
☑乙女心 ☑狗血 ☑外貌協會
☑卧轨联盟 ☑窮 ☑懶 ☑来钱
☑万年生草亿年冷CP
☑节操是何吾不知
☑我重口味我自豪


*****圈养*******
佐助/亚瑟/超人/卷福

丞相/杨威利/剑心

新欢 Merlin/DC/Sherlock

最近莱爹父子萌死

I/E/A/OT TO竟然也可以||迪云骸云纲云还有云总攻||鸣佐AB大手不留情||HPSS||仙流||3A榛A||
蝙超||华福||梅亚
阿政总攻



近日POI沉迷中,Reese❤

浓缩也是精华
各找各妈
月份存档
自尔东南西北中
来者是客
free counters

[迪云]天长地久 二

VOL.4
“恭弥?”
久没得到回应的迪诺在电话那头疑惑的出声,他本身声音低沉,认真说话的时候可以用充满磁性来形容。
非常适合做一个演讲家,外形英俊,声音动听,而且具有强大的煽动性。
也许意大利人都适合做这个。
“嗯。”
听出恋人的声音里掺杂了些困意,迪诺在另一头低低的笑出声来:“要睡觉了吗?”
大概是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对方可以容忍的限度的临界点,加百罗涅续道:”这次是和六道骸拍档?任务难吗?“没办法控制自己不问出这样的问题,无论如何了解恭弥的强大,每次他出任务自己还是忍不住心惊胆战。
恨不能一把护在怀里的母鸡心态。
“不是拍档。”云雀似乎有些不满的咕哝,他虽然时隔多年与六道骸终于能够和平相处,到底还是不能心绪平和。
“是是是……”迪诺的回应有了些笑意:“要小心哦。”
“啰嗦。”
“等我做完公务,就来找你哦。”
“闭嘴,睡觉。”


云雀恭弥无论如何同柔软这个词都是搭不上界的。比起加百罗涅的圆滑周到长袖善舞,他就像是一柄利剑,直直的戳进别人的胸口。
大约彭格列云守强大的威慑力,也是源自于此。
然而面对在恭先生头顶蹦来蹦去的云豆,草壁哲夫可不这么想。
“迪诺先生昨晚打了好几通电话。”草壁将云雀进浴室之前丢给他的手机拿到风纪财团的老板面前,心里有些同情昨晚锲而不舍的迪诺先生。
同恭先生做恋人,想必是有着不同寻常的能力和强大的神经才行。
“唔,”正在穿衣的云雀动作顿了一顿:“知道了。”
“恭先生今天要去同六道骸见面吗?”话刚刚出口,草壁就知道自己说错了,果然云雀看他的眼神仿佛这人已经死了一般,已经露出了狞笑来。
“恭……恭先生……”
不知怎的,云雀只是斜了他一眼,转身走到柜边将昨晚随手丢弃的任务书拿到手后道:“我出门了。”
他的意思是,别跟着我。

纽约,比起意大利的罗马和日本的东京,这个在人类史上格外年轻的城市此时在云雀眼里却显出几分老气横秋来。
毕竟以现代城市来算,它委实算得上是老大。想到这里云雀不由的记起加百罗涅十代目曾经在他耳边咕哝的事,关于纽约破烂的地下铁,还有随地大小便的乘客。
如果尿骚味也能算做历史的话。
云雀对北美这个地盘不感兴趣,也鲜少涉足。这个算得上是世界中心的地方在云雀眼中甚至还比不上巴西的某个密林或者南非的一个海角更具有吸引力。
让他来到这,简直比让彭格列的先辈跨越大洋而来更艰难。
所幸彭格列的首领从来不是意气用事的人,在早年某场举世闻名的大迁徙中彭格列也虽众人来到北美,因此在随后如潮水般奔涌而来的犯罪者到达这个地方的时候,也只能沮丧的发现及时在另一片大陆,也逃不了黑手党的魔咒。
在黑手党的控制下每日打打架骂骂街偶尔对美女耍个流氓,是任何一个有理想有追求有抱负的有志混混都不能容忍的生活。
于是急速本土化的人们开始积聚在一起,比起恪守于黑手党的框框的彭格列,这些新兴而年轻的组织者们显得更肆无忌惮。
强盛的极快,却也极容易陨落。
不是每一个黑社会组织,都会如同黑手党一样同政府保持着千丝万缕的友好关系。

云雀恭弥这一次跋涉而来,就是为了这么一个组织。
事实上,虽然黑手党说出来在世界范围内都算是臭名昭著,行事作风颇带了些古典主义的彭格列却还是恪守于某些旧的规则,而且在道德上似乎也有自己的准则。
比如卖淫和贩毒,这两个可谓财源却又被视为毒瘤的活动,他们从不涉足。
可惜的是并不是每一个人在面对如此庞大的利益面前都会毫不动摇。在彭格列渐渐漂白甚至开始像正常的公司一样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人铤而走险。
因为如果正常的赚钱的话,那黑手党,还算什么黑手党呢?彭格列还不如改名叫彭格列股份有限公司好了。
纽约市里彭格列的势力并不强大,他们的先辈奔赴华盛顿洛杉矶和拉斯维加斯,占据政治娱乐与赌博的寡头,却偏偏遗漏了这个世界金融中心,又称犯罪者的天堂。
那些在彭格列手中的城市被严防死守的宛如铁桶,然而总有人想要进去分一杯羹。
在同彭格列关于毒品买卖的谈判无果之后,其下属的人员总会受到某些组织的拉拢。
彭格列的云守这次要彻查的,就是华盛顿数量庞大的海洛因是怎样渗透进去的。
纽约则是结点。


年轻的云守对一切娱乐都不感兴趣,这个人自制到可怕,似乎普天之下再没什么是值得他“玩玩”的了——除了打斗。
对此,加百罗涅的首领曾经千方百计想要教会自己的学生学会享受,然而即使他曾经是个多么称职而优秀的老师——甚至教会了自己的学生什么是爱——最终也仍然徒劳无功。
云雀恭弥坐在车里,纽约街道的嘈杂被隔绝在玻璃之外,他鲜少自己开车,事实上几乎可以说是没有,这大概源于加百罗涅十代首领曾经经历过的被称为骇人听闻的旅程。彭格列的云守的驾驶技术简直同他的战斗技巧如出一辙,让人难以心安,而自那之后,经过某种不足为外人说的手段,云雀勉强同加百罗涅达成协议——同一切机动车辆保持距离。
而在纽约飙车显然不是什么好的想法,更遑论其与日本相反的通行方向了,光是适应相反的驾驶室对云雀而言都有些麻烦,他实在是缺乏耐心来浪费在所谓的“无益”的东西上。
猎豹只有在猎食时才最有耐心。



VOL.5
加百罗涅的十代首领

无限TBC……接下来都在这篇里更

2011.06.02(Thu) | 环肥燕瘦 | cm(0) | tb(0) |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kasayouda.blog126.fc2blog.us/tb.php/51-2cb2b732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Name
E-Mail
URL
Title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