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走

墙头马上

Author:墙头马上
叫墙头就好XD
中國人
4月28日生(金牛座·O型)

☑傲娇萌 ☑人妻萌 ☑倒贴萌(……)
☑乙女心 ☑狗血 ☑外貌協會
☑卧轨联盟 ☑窮 ☑懶 ☑来钱
☑万年生草亿年冷CP
☑节操是何吾不知
☑我重口味我自豪


*****圈养*******
佐助/亚瑟/超人/卷福

丞相/杨威利/剑心

新欢 Merlin/DC/Sherlock

最近莱爹父子萌死

I/E/A/OT TO竟然也可以||迪云骸云纲云还有云总攻||鸣佐AB大手不留情||HPSS||仙流||3A榛A||
蝙超||华福||梅亚
阿政总攻



近日POI沉迷中,Reese❤

浓缩也是精华
各找各妈
月份存档
自尔东南西北中
来者是客
free counters

[迪云]Change

补完计划之一
当初现写的文,大纲和腹稿竟然都没有。
算了……顺其自然……

VOL 1

在传出加百罗涅的十代目即将订婚的时候,彭格列的云守失踪了。
  泽田纲吉在听说了这个消息时,不知道该做什麽反应。
  狱寺叫嚷著云雀太不负责任之类的话,而山本则只是一脸担忧的看著泽田纲吉,眼神里颇有几分询问的意思。
  这两件事情的同时发生,总是让人觉得山雨欲来风满楼。
  “迪诺先生知不知道呢?”山本问。因为最新的消息是彭格列自己得到的,所以对外而言,这还处於保密状态。
  “不知道。”泽田看著山本的表情又加上一句:“我不知道迪诺先生知不知道。”如果是别人恐怕他是不会知道的,只要彭格列没有给通知的话。可是既然是云雀学长,那就不一定了。
  到底是怎麽回事啊……泽田无力的坐回到沙发上,连办公的心情也没有的。为什麽他所遇到的人都是这麽任性的家夥呢。
  云雀恭弥作为彭格列的云守十分的不称职,这个人常年在外面跑,动辄几个月都不会回来,与彭格列也鲜少来往,泽田有的时候甚至会觉得学长他连彭格列基地在哪儿都不太清楚。
  因为每次来的都是草壁先生。
  而且,云雀在加百罗涅的时间,比彭格列要多得多。
  “迪诺先生要订婚的消息,是真的吗?”突然想到这个严峻的问题,泽田微微皱眉,翻看著桌子上的报告。
  旁边狱寺皱著眉走过来:“估计已经确定了吧,这几天到处都听得到消息,听说已经有几个家族准备要拜访加百罗涅了。”他啐了一口,然後在山本的注视下不爽的把手中的烟掐灭:“真是想不到。”
  想不到竟然是迪诺先生先离开吗?泽田隐隐觉得不对,他所了解的迪诺先生,加百罗涅的十代BOSS,应该是患了某种名为“恭弥依存症”的病,怎麽会什麽前兆都没有的,就突然说要订婚呢?
  “也许是家族压力吧。”不知道是什麽时候冒出来的里包恩摸了摸帽子的边沿开口,对於他那个学生他了解的很,家族利益高於一切。
  “可是……”泽田还想要说话,却被里包恩一脚踹开:“别的家族你管那麽多干嘛,快去工作!”
  明明一个是我的云守一个是我的同盟啊!即使已经继承了彭格列十代目的泽田纲吉,面对著自己这位鬼畜系的家庭教师,也依然是泪流满面的反抗无能。
  
  
  “还是没有找到恭弥吗?”
  被人拉开车门坐进来这麽劈头一问,草壁哲夫吓了一跳,等到看清来人时候他才释然:“罗马里欧啊。”
  戴著眼镜的可靠大叔对他点了点头。
  草壁摸了摸自己的脸,他觉得自己应该还是比罗马里欧要年轻一点的,面对这位和自己身份差不多的人,甚至可以勉强算上半个同事,草壁终於露出无奈的表情来:“恭先生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这简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实上,哪怕是加百罗涅失去了云雀的消息,他也都会有各种渠道和云雀恭弥保持联系。
  从国中的时候算起到现在这麽多年都是如此。
  因此,突然之间失去了与云雀的联系,即使是草壁哲夫,也没有办法找出头绪。
  听到他的回答,罗马里欧明显怔忪了一下,随即露出十分苦恼的表情来。
  “怎麽了?”
  “BOSS他……怎麽办啊。”
  草壁哲夫突然就对罗马里欧表示理解了。
  之所以他会停车在这里,就是因为云雀最後一次消息就是从这里传回去的,然後就直接的,好像是人间蒸发般的,没人了。
  “迪诺先生他,”草壁不太好意思的问:“怎麽样了?”
  对於这个问题,罗马里欧十分惆怅的叹了口气:“BOSS很忙,但是很没有干劲,”他对著草壁推了推眼睛:“你知道的,恭弥依赖症发作。”
  在这个问题上,草壁也只能默默的点头,他曾经在风机财团的本部见识过,虽然事後让他脸红心跳了半个月。
  至於罗马里欧为什麽能够称呼云雀为恭弥而自己则一直是喊恭先生,草壁哲夫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恭先生也是,有差别待遇的。
  
  
  “罗马里欧!”两个人正各自为自己的BOSS苦恼,就听到外面欢快的欢呼声,罗马里欧一抬头就看到车窗上扒著一个大大的金色的脑袋。
  他立刻扶额:“BOSS,你出来干什麽?”
  可惜迪诺先生没有搭理他,一看见草壁迪诺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恭,恭弥”他甚至紧张的有些结巴:“来了吗?”
  很遗憾,草壁对他摇头:“恭先生不在。”他心里疑惑,难道迪诺先生还不知道恭先生已经失踪了吗?
  旁边罗马里欧对他投以感激的目光,而迪诺则立刻眼睛暗下来,连表情都变得十分失意:“恭弥好久没来了啊……”
  他明明上个月才从你这儿走的!草壁在心里叫,由於加百罗涅的大力要求,云雀经常到他那里歇息,这导致了风机财团的大量消极怠工,为此草壁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BOSS,”一直保持沈默的罗马里欧恰到好处的开口:“我想我们要走了,晚上还有一场家族聚会。”
  “不想去!”迪诺干净利落的回答,明明已经是快三十岁的人了却还是让人觉得十分的孩子气,草壁终於了解为什麽现在看到恭先生和迪诺先生站在一起,和当初在并盛的时候感觉毫不一样。
  面对撅著嘴竟然开始撒娇的BOSS,罗马里欧表现的十分淡定:“没关系我们半个小时後过去。我来开车。”
  完全忽略了迪诺的抗议。
  草壁开始感慨起罗马里欧的好命来,如果他敢这样对恭先生说话,肯定会被拐子打到连妈妈都不认得他的。
  “唔~”迪诺很不满,可惜没办法。他知道今晚的家族聚会很重要,这几天有好多个平日里根本见不著的同盟跑过来与他会面,甚至有大老远的从美国跑来的人。
  为了他订婚的消息。
  加百罗涅的十代目要订婚了,那麽他的未婚妻是哪一个家族的就会很大程度上显示加百罗涅日後的策略会像哪个方向改变。作为并不具备彭格列那样的铁腕实力的一些小的家族,灵敏的嗅觉是十分重要的。
  然而迪诺此时却并不是在烦恼这些,他知道罗马里欧没有对他说完全,而刚刚罗马里欧和草壁哲夫在车里的模样也绝对不像是在闲聊。
  重点是,为什麽草壁哲夫在这里而恭弥没有来。
  仅仅只是月初才走,到现在还不过几天时间,他就开始渴望恭弥的到来了。
  对於那一只任何人都抓不住的鸟,迪诺觉得能够成为恋人就已经是神迹──事实上这也确实被认为是神迹,只有阿纲对他们表达过一定的祝福。
  然而越是在一起,他就越贪心。可是恭弥从来没有妥协过,他的自由和自己的家族对两个人而言是同等的重要。
  然後,每一次都要等著不知道会跑到那里去的恭弥终於完成自己的一次旅行,以临幸的架势奔赴加百罗涅,而他则是默默的呆在别墅里等待著对方。
  像是守候著出远门的丈夫的妻子一般。迪诺在心里觉得委屈,却微妙的觉得有些甜蜜,就像是阿纲曾经说的,“能够让云雀学长承认在一起,迪诺先生也很厉害啊。”虽然当时里包恩在旁边凉凉的吐槽果然是什麽锅配什麽盖。
VOL 2

嘈杂的交谈声和嬉笑声,迪诺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来干什麽的。那个传说中的自己的未婚妻并没有到。
  “BOSS,”罗马里欧走过来低声对他说:“彭格列的人来了。”看著迪诺一下子眼神很亮,他很不给面子的继续道:“不是恭弥。”
  立刻就脸色暗淡下来:“那就不去见了啊──”迪诺这麽说著,换来了罗马里欧一个淡淡的瞥视:“不要说这麽任性的话,你是和恭弥学的吗?”
  ……没有办法,罗马里欧永远是对的,迪诺强打起精神,顺著罗马里欧指引的方向走过去,意外的发现来的竟然是阿纲。
  “迪诺先生。”泽田今天穿著西装打著领带,颇具几分黑手党头目的气势了。迪诺上下打量著自己的这位师弟,给对方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比起刚刚的多方谈话,还是这样比较轻松。
  可惜的是泽田并不体谅他,在两个人走到旁边的沙发坐下之後,这个彭格列的现任BOSS就开口问道:“加百罗涅的这次联姻,是和哪一个家族?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完全公事公办的语气,迪诺愣住,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将手中的酒杯放到一旁的桌子上,靠回沙发回道:“加百罗涅和彭格列的同盟并不会因此而受到任何损伤的,只是个籍籍无名的家族罢了。”
  这个理由怎麽能够让人信服,然而更让泽田生气的,则是迪诺无所谓的样子。这三天彭格列完全失去了云雀学长的消息,风纪财团也是,可是这个男人却能这麽轻松的在这里参加聚会。
  “啊对了,”迪诺突然转了话头,有些羞赧又有些委屈的问:“为什麽恭弥没有来啊?”
  ……哎?!
  
  老远的罗马里欧内心忐忑,深深的感觉到前途不妙,果然,还没等他数到三,已经有一个金色的东西一头冲到他面前站定,大力的抓住他左摇右摆。
  “恭,恭,恭弥怎麽了!!!”
  声音好大。
  参加聚会的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主办方加百罗涅的BOSS失态的表现。
  彭格列在迪诺背後无辜的冲著罗马里欧眨眼间,他什麽都不知道。罗马里欧叹口气,对自己家的BOSS没有办法:“先把聚会主持完毕吧。”
  “可是恭弥……”後面的声音消失不见,迪诺慢慢冷静下来,没关系,没关系。他一遍遍的 告诉自己,恭弥他是彭格列的云守,从来没有出过差池。
  不会有事的。
  似乎只有这麽想,他的心才能安定下来。
  “抱歉,没事,大家继续。”迪诺笑著对众人说,迅速的恢复到刚刚的状态,如果说之前可以在BOSS背後隐隐看到被抓来参加聚会的背後哀怨之气息的话,现在则只能看到血淋淋的背景了。
  泽田走了过来。彭格列的名头太大,而参加加百罗涅这一次聚会的大多是一些小家族,几乎没有人敢上前攀谈。
  对於这一位可以算作是自己看著长大的同盟家族的BOSS,罗马里欧只能叹气:“泽田先生。”
  “嗯。”泽田纲吉应了一声,目光仍然追随著在场上左右逢源的迪诺:“我很少见到迪诺先生工作时候的样子。”
  “这也不算是工作,聚会而已。”罗马里欧提醒。
  “差不多。”泽田回话,他这几年似乎完成了脱胎换骨的改变,从骨子里都向著彭格列的历代首领靠拢,里包恩曾经说过黑手党血统就是一切,果然如此。
  将手中喝了一半的红酒递给过来的服务生,泽田突然想起了什麽似地问:“迪诺先生竟然还不知道,云雀学长的事情吗?”
  被问到这个难堪的问题,罗马里欧也只能叹气:“这几天天天都把他埋在文件里面……”
  “他也没察觉?”
  这下罗马里欧只剩下苦笑了:“恭弥十天半个月不和BOSS联系是常有的事情。BOSS大部分都是等著恭弥过来而已。”
  微微怔了一下,泽田暗暗想自己预料错了?他一直以为,云雀学长和加百罗涅的关系要紧密的多,而且每一次学长消失几个月迪诺先生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他还当加百罗涅给学长安排了全球定位系统呢。
  仿佛是看出了他的调侃,罗马里欧解释:“哪里敢,恭弥说什麽就是什麽。BOSS怎麽也不敢这样束缚住恭弥的啊。”语气里并没有什麽不满,反而带著些欣慰的感觉。
  这一瞬间,泽田突然觉得是不是眼前这位大叔把迪诺师兄和云雀学长都当做自己的儿子来养啊?!!
  说不定真有可能,否则凭什麽自己都不敢喊的学长的名字大叔你可以喊得这麽顺口?!!
  
  
  
  一直到午夜十一点多聚会才散场,迪诺并没有如同以前一样回到别墅就立刻哀叫著要去休息,反而是把罗马里欧牢牢的抓住拖拽到了客厅里去。
  “难道BOSS一个人还害怕黑吗?”罗马里欧这麽开著玩笑,换来了迪诺暴躁的一眼,他积压了许久,终於爆发出来。
  “为什麽恭弥失去消息了我到现在才知道!!”
  兴师问罪。罗马里欧首当其冲也只能暗暗叹息自己没有好运气。
  “事实上,恭弥在那天打过电话给BOSS说不来了之後,就消失了。”
  ?迪诺冒出几个问号,皱眉想了片刻才想起来,是自己和恭弥约定好要见面那天,恭弥突然打电话过来说不去了,他当时正好有事,就应了下来。
  然後,然後就再也没有恭弥的消息。
  “……”迪诺突然觉得有些心虚:“罗马里欧……”
  “嗯?”
  “恭弥他……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罗马里欧斜他一眼,淡定的转身不再搭理他。
  留下加百罗涅英明神武帅气逼人的BOSS蹲到地上抱头:“啊啊啊啊啊恭弥你不能这样啊啊啊啊啊。”
  其实……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云雀恭弥的消息吧?
  虽然有人提出这样的话,可是迪诺却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恭弥想要隐藏起来自己的行踪的话,别人永远都不会找得到的。
  正苦恼著,外面突然有人跑了进来,一脸惊慌的站到迪诺面前喊。
  “BO,BOSS!!快出去……”
  “外面怎麽了?!”迪诺纳闷,可是看部下这麽惊恐的模样,还是表情凝重的站了起来。
  “快出去外面有个人……”来人说的混乱的很,让迪诺不明就里,正想要皱眉,就听到!当一声,往门边看去,迪诺也是浑身一震。
  ……这个人,是──恭弥?
  门口一个凤眼微挑的黑发少年,手中两个拐子一个牢牢的被抓著,另一个则被恶狠狠的插进了墙里。
  那种青涩又强大的气场,是恭弥无疑。
  可是……尺寸明显不对啊。
  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他,只见这个少年眉头一挑,半晌慢吞吞的带著些疑惑道:“跳马的爸爸?”



VOL 3
“要不要?”有人端著盘子里的水果问,目光诚挚言辞恳切,满满的都是期待。
  可惜坐在沙发上的人不给面子,斜他一眼後懒得搭理,懒懒的就倒到沙发上睡了过去。
  迪诺有些慌乱,忙放了手上的果盘到一边:“怎麽了?哪里不舒服吗?”做了时空旅行的话,应该多少会有些不适吧。
  相较於他的担忧,云雀要自得的多,他似乎觉得有些冷,把身上的校服紧了紧,还是觉得不够似的,盯著迪诺一直看到他发毛,突然招手。
  大型金毛犬一样,加百罗涅十代首领立刻就凑了过去。
  云雀把他往身边一拉,倒上去舒舒服服的躺下,把迪诺的腿当做是枕头,不知道是不是由於贪恋人体的温度的原因。
  这难得的亲近让迪诺有些脸红,低头轻声问:“还缺什麽?”看架势似乎就是天上的星星说不定他也要给自己的学生拿到一样。
  在这方面,这个奇怪的中年跳马倒是和自己认得的那个有些像。云雀歪歪脑袋,他一直对迪诺面对他的时候那种不自觉散发出来的近似於宠溺的气息非常不满──他云雀是最强的!这样子孩子气的想法和迪诺大人对待孩子的宠溺态度是一种对抗。
  如果迪诺知道自己被喊中年跳马的话说不定会惨兮兮的哭诉,譬如恭弥你又不爱我了之类的句子。可惜现在并不适合这种情况。
  恭弥老老实实的待在他的怀抱里虽然并不算少,可是少年的恭弥却很少让他有这个机会。如今看到这个有著毛茸茸脑袋的散发出学生的青涩气息的恭弥,让加百罗涅的首领激动不已。
  还歪著头!好可爱》.《
  就是这种想法。
  难以控制的,迪诺想要去摸摸自己腿上这个久违了的脑袋。
  然而对方速度更快。
  “啊疼疼疼──恭弥──”迪诺的调子即使是在诉苦也软绵绵的,听起来反而像是撒娇。云雀不满的皱眉,三十岁的老男人竟然用这种语气,简直是……词穷的云雀想了半天,续上有违风纪!
  刚刚还埋头一心一意想补眠的云雀在端详了这个伪.熟人之後突然伸手拽上了迪诺的头发并且毫不留情的往下拉。
  迪诺被迫整个人都弯了下来。
  然而云雀并没有更进一步,事实上他只是两只手都伸出来恶狠狠的揉上迪诺的头发:“好恶心!”
  少年冷酷的评价。
  黑手党首领伤透了心。
  “明明恭弥说过很喜欢的……”迪诺委屈的辩解,头发抹过发胶,被这麽一拨弄就硬挺挺的四方翘著,形象全无。
  云雀挑眉,“不可能。”斩钉截铁。
  迪诺哇呜哇呜的抗议,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恭弥说过的!不算话,骗子!嗷唔!”後半句抗议戛然而止。
  抱著脑袋泪眼汪汪装可怜,迪诺看向从自己怀里爬起来的云雀,对方一脸忿忿:“我从不骗人!”
  ……有种没抓住重点的感觉。
  “……是之後的恭弥说的啊……”犯傻的加百罗涅首领终於想到了这个问题,後知後觉的提起来,看云雀露出意外的神色他得意起来:“几年後的恭弥,可是非常喜欢这个发型啊。”
  与他炫耀的本意相反,云雀竟然表现出十分骇然的表情,他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著迪诺,半天後从沙发上跳了下来。
  “哎,恭弥?到哪里去?”不理解对方的迪诺为这位过去的恋人串线的行动十分苦恼。
  少年飞快的拿了旁边的浮萍拐往外跑:“肯定都是你害的,我的审美会变成那样悲剧吗?!”面对听了话後备受打击却还是跟上来的迪诺,云雀简直是露出警戒的神色了:“真是太可耻了。”
  他这麽评价几年後自己的审美观。
  看样子,少年云雀似乎很不中意自己日後挑选的男朋友。
  
  迪诺在後面看他,两个人海拔差距十分明显,刚刚坐著还不觉得,现在陡然就让云雀觉得有些压力。
  哼,也就只是一些压力而已!云雀心里骄傲的想著,我一定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光是看表情就能猜出来在想什麽。迪诺在心里泛出笑意,眼前这个几年前的恭弥,真是让人怀念啊。
  他叹口气,慢慢走到云雀跟前蹲下去,伸手把刚刚出来的时候拿的东西放到地上:“以後不要光著脚乱跑啊……”十分熟稔的嘱咐著:“在你那个和式住宅的木地板上没问题,在这大理石地板上光著脚跑来跑去容易著凉的,唔,当然在木地板也不能光著脚……”
  黑手党老大光荣升职保姆的行业。
  云雀觉得窘迫,他什麽时候被人家捏住脚腕不能动弹过!
  “可恶。”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云雀却也没再动弹,默默的看著给自己穿鞋的家夥头顶上的发旋。
  竟然长到这麽高大。云雀好胜心切的在心里盘算起来,等我回去一定天天喝牛奶!
  长到一米八!不,一米九!压倒你!云雀战意盎然,浑然不觉思路似乎出轨了。
  等到迪诺帮他打理好站起身之後,云雀还一副神游天外的姿态。
  “恭弥?”迪诺喊的小心翼翼的,他对待云雀的方式近乎诡异,一方面他放任云雀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从不去多加干涉,比任何一个人都还要坚信云雀的强大与无敌;然而另一方面,他同时也将云雀当做珍宝一般的对待,整个人都恨不得护的严严实实的一般。
  消失了的那个云雀恭弥曾经嘲笑他有点分裂症。对此迪诺不予回答。
  没好气的瞪了中年跳马一眼,云雀更有怨气了──看什麽看,俯身了不起啊可恶》《君子报仇十年不矮!
  浑然不知自己这年幼的恋人在想什麽的迪诺被这样强烈的敌意侵袭,更是觉得委屈。
  “你是怎麽过来的啊?”
  
  
  怎麽过来的。
  这确实是个问题。事实上云雀自己也不清楚,他明明只是在巡逻自己的并盛町而已。
  “不是十年後的火箭炮的原因吗?”迪诺挠头,话刚说完对面的里包恩就一脚踹来蹬的他人仰凳翻:“彭格列的雷守很好,没有工作失误。”
  唔。
  “十年前有没有工作失误,里包恩你怎麽知道啊?”
  云雀开口:“当时就我一个人,还有哲──”话没说完被打断,迪诺可怜兮兮的咬小手帕含恨哭诉:“恭弥都不那麽亲密的喊我嗷唔。”
  又被打了一顿。
  要不要这麽没出息啊。
  不过确实是。
  小云雀出现在这个世界之後,要麽对迪诺就是喂,甚至有的时候连人称代词都省略掉直接让他过去(反正迪诺也不敢不从),就算是最好的,也还是喊他跳马。
  两个人没有熟稔到那个地步。这样的感觉。
  迪诺突然觉得焦躁起来:“就算是火箭炮,五分锺也够了吧!”
  “已经好几天了。”旁边罗马里奥插嘴,他从镜片後面深深的看向小了一号的云雀恭弥:“恭弥这个模样不论对彭格列,还是对加百罗涅都不是个好影响。”
  对彭格列那是自然,云守在彭格列的任务栏上简直是独孤求败的存在;而对加百罗涅,BOSS的状态十分堪忧啊。
  感觉到被排除在外的云雀哼了一声,扭头大摇大摆的跑了。
  ……“他去哪?”
  “……不知道。”


无限TBC

2011.05.09(Mon) | 环肥燕瘦 | cm(0) | tb(0) |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kasayouda.blog126.fc2blog.us/tb.php/50-a0433c81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Name
E-Mail
URL
Title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