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走

墙头马上

Author:墙头马上
叫墙头就好XD
中國人
4月28日生(金牛座·O型)

☑傲娇萌 ☑人妻萌 ☑倒贴萌(……)
☑乙女心 ☑狗血 ☑外貌協會
☑卧轨联盟 ☑窮 ☑懶 ☑来钱
☑万年生草亿年冷CP
☑节操是何吾不知
☑我重口味我自豪


*****圈养*******
佐助/亚瑟/超人/卷福

丞相/杨威利/剑心

新欢 Merlin/DC/Sherlock

最近莱爹父子萌死

I/E/A/OT TO竟然也可以||迪云骸云纲云还有云总攻||鸣佐AB大手不留情||HPSS||仙流||3A榛A||
蝙超||华福||梅亚
阿政总攻



近日POI沉迷中,Reese❤

浓缩也是精华
各找各妈
月份存档
自尔东南西北中
来者是客
free counters

铁道游击队

脑内妄想
请叫他 铁道侠【打死



威廉从小就听过这个故事,在海峡的那一边的大陆上,无数密布于大陆之上的铁轨,将会把人带到黄金之地。
黄金之地是什么?小小的威廉疑惑的询问一脸疲惫的叔叔。叔叔抹了一把脸,笑着摇头:“如果我知道,我也不会说那是黄金之地了。”
说这话的叔叔看向地平线,威廉知道那边有一条海峡,将他所生活的地方与大陆隔开,这也是导致他们的生活如此贫乏的原因——失去了大陆的供养,无论是多么勤劳的人,都不能够挽回国家一步步颓败的势头。到了威廉出生,这个国家已经不能够称为国家了。
“我们为什么不到黄金之地去呢?”威廉不解,他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反着光,妮娜姑妈她们的生活那么苦,而黄金之地,一听就让人向往。
“哦我们的小威廉,”他的叔叔笑起来,捏捏他的鼻子:“倘若你想去你当然可以,但是铁道上可不允许你蹦蹦跳跳,”叔叔像如同正常的成人一样,将威廉的话当做是一个小小的娱乐。
“那我要怎么过去?”威廉不依不饶。
叔叔沉吟了一下,笑着露出自己的牙齿:“首先,你需要一列火车。”他眨眼:“其次,你需要从这个岛上离开。”
“或者其实顺序应该是反的。”他补充。
一列火车!小威廉的心都要碎了。在现在,哪里会有火车呢?那种漂亮的,外面披着白色的壳在高高的铁道上呼啸而过的大型机器,威廉只在老师的图片上看过。

无数人向往的黄金之地,在大陆的东方。关于那里的传言有无数,关于财富和黄金的谣言吸引了许多冒险家,小威廉只是其中之一。他还在做梦的年龄。
等到梦醒了的时候,威廉才发现自己在一个坑洞里,由于跌落的地方似乎是一个水池,所以即使头顶那个破洞有六七米高,威廉也没有受多严重的伤。
好吧,面对现实吧,他爬不出去了。威廉咬咬牙,从水池里爬起来,惊讶的发现这个坑洞似乎是一个隧道。四周布满了蛛网,还有厚厚的灰尘,几乎有几个世纪都没有人动过一般。隧道的远方传来隐隐的声响。威廉循着声音,慢慢的往前走去。
“哦上帝”。看着眼前的大块头他喃喃道。脚下踩着的两道杠杠,难道是铁轨?
望着那灰不溜秋的铁轨和铁轨上同样灰不溜秋的大块头,威廉傻了。“这是火车吗?”怎么看都不像吧。带着这样的疑惑,威廉一步步的继续向前走。
长长的铁轨上带着长长的火车,在这个地下的隧道里,威廉猜测可能它都几百年不见天日了。
“怎么这么长。”威廉小声的抱怨着,但是他依然很高兴,因为长这么大,他基本上没切实的见到过火车。哪怕这一个,长的实在不怎么像。
终于,火车到了尽头。威廉左看右看,觉得这隧道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其他人,便飞快的跳了上去。
许多按钮。威廉目瞪口呆的看了一遍,然后咬着嘴唇嘀咕:“这个我认识……”他按下了“ON”键。
一瞬间,这个巨大的铁皮,响了起来。
……“哇哦。”他说。



他现在是个富翁。威廉想到这,不由的开心起来。
男孩总是富有冒险精神。哪怕现在这巨大的铁皮在不知名的隧道里缓慢的跑向未知的方向,也依然不能让威廉感到畏怯。
“我拥有了火车。”威廉一边观察着驾驶室里的按钮,一边挑眉:“我可以去找寻黄金之地。”




这是大陆的起点。米歇尔一直这么以为,他为这大陆的起点而自豪,但是显然他的同胞不这么认为。
“所以?”一个有着一头金发的少年皱眉询问。
“为了证明黄金之地并不存在,我决定去寻找它!”米歇尔握拳,如此说着。
“如果真的存在呢?”他的同胞不以为然:“如果黄金之地确实存在,而且真的比你的国家要好呢?”
“那就忘记它。”米歇尔斩钉截铁的说。
……

金发的少年是威廉,他不能相信自己竟然已经离开了那个贫瘠的岛屿,他的母国。
等他一觉醒来,一脸探寻的望着他的人告诉他他在大陆。
就像是做梦一样。
而现在,这个大陆人说要和他搭伙。
“嘿伙计。”米歇尔皱眉,他似乎总是对事情不满意,威廉想起自己叔叔告诉自己的,海对面的国家里的人,都是这样。
他们天生的不对盘。
“什么?”
“你的火车太老了。”米歇尔敲敲车门,引起一阵嗡嗡声,威廉的心都要揪起来,确实,这个老爷车看起来就像是没多长时间好活了一样。
“你是从哪里挖来的老古董?”米歇尔吸吸鼻子,但是紧接着,他跳到了车上坐进驾驶室的位子,不理会威廉那“那该属于我“的表情:”不过有一辆火车总是好的,“他按动ON键然后伸手将威廉拉了上去:”这车是违章的,在被发现之前,我想我们需要躲一下。“
”什么?“
”陆军,“米歇尔勉为其难的解释:”这一带铁盗严重,陆军随时会来。“
”铁盗?“
米歇尔挪动身子面向一脸不解的威廉,他神情严肃,让威廉也不由的紧张起来等着米歇尔接下来的话。
有着一头铁灰色头发的少年开口:”你真的不姓十万个为什么吗?“

陆军是实力的象征。威廉记得自己的叔叔曾经在远行之后短暂的停留中告诉过自己,在这个时代,陆军代表一切。
他的母国曾经在海上叱咤,但是如今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尘埃中的历史,干涸的海床并不能带给他们什么,除了匮乏的物资。而这个大陆,显然,在如今,它是被眷顾的。
米歇尔对威廉的看法不以为然,虽然他一直坚信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才是最高贵的民族,可是备受干旱和贫困的侵扰并不能让他感受到自己被眷顾。
“别人的总是好的。”米歇尔这么点评威廉的想法。他此时手法熟稔的操纵着驾驶室内的仪器,带着这个庞然大物驶向铁轨的另一方:“如果被陆军发现的话,黄金之地就永远只会是你的梦想了。”米歇尔对自己的伙伴,同时也是雇主微微一笑,然后猛的加大马力,他几乎是恶意的看着那个金发的少年往后一仰,然后狠狠的磕上后面的箱子。
他们,大概是有些不对盘。
米歇尔带威廉去的地方是一个山谷,两边高耸着的是光秃秃的山脉,威廉皱眉看它,然后对自己的伙伴吸吸鼻子:“你确定你没走错地方?”这个地方看起来太荒凉了。
这样的质疑似乎让米歇尔感到侮辱,他皱眉,从鼻子里喷气,然后道:“你是在我的地盘,”他等着可怜兮兮的雇主,那个家伙已经屈服在他明显的不悦之下了,此时正眨着他碧蓝色的眼睛凑着看他。
这不禁让米歇尔感到愉悦,他发誓他可没什么恶意,但是似乎上帝让他喜欢欺负这个家伙:“更何况,‘铁轨通向哪里,你就走到哪里。’”
最后一句话是一个箴言。在这个陆地时代,许多人都曾经这么狂热的喊过。
威廉被征服了,眼前这个少年看起来拥有魄力,并且学识渊博,这让空有梦想实际上对火车一无所知的威廉叹服,哪怕对方甚至只到他的耳垂。
随便提及人的身高总是不道德的。威廉默默的想着,然后跟在米歇尔后面,他惊奇的发现在铁轨的尽头,竟然出现了罕见的绿色。
“我们叫它沙漠之舟。”米歇尔淡淡的说着,但是神情里还是掩饰不住的透露出自豪,他回过头恶狠狠的拎住威廉的脖子,哪怕十公分的身高差让他这个动作显得毫无气势:“如果你透露给军方,那么即使是在巴士底狱,我也能够杀了你。”
被威胁的家伙被吓到了,他似乎要哭出来,米歇尔满意的看到自己的话语得到了期待的效果,松开手,而威廉,他扭了扭脖子,苦着脸问:“巴士底狱是什么?”



随随便便找个人搭伙上路是一种极不明智的。但是威廉知道自己没得选择。尤其是身处贼窝里拿人手短,驾驶室都掌握在对方手里的时候。
“你认得路吗?”威廉问,他已经离开自己的家乡好几天了,长这么大他都没经历过这么长远的一次旅行,外面的景色从黄到绿,渐渐的,物种变的丰富起来。
米歇尔没有搭理他,威廉的这位同伴显然具有明显的自己民族的特征,他多愁善感的厉害,窗外的景色已经让他陷入忧郁。
“我们从来不被允许进入这里。”米歇尔说着,他的眼睛里充满的愤恨:“被保护的多么好,最优越的地区最高等的资源。”不屑的鼻音被他喷出来:“我们的陆军,从我们的人民里征召出来的陆军,为了保护这些受先祖之福的人而将枪口对准自己。多么美妙。”
这抱怨让威廉不再说话,他没有办法安慰这个家伙,刚刚若不是自己所坐着的大块头跑的够快,说不定他们就会死在之前那些JUN队的枪弹之中了。
想必现在,他们也已经列入了这个国家的通缉名单里。威廉不由的为自己的未来感到忧心,他只是一个老老实实的这么大从来没离开过自己的家乡的少年,连JUN队都是第一次看到!
通缉犯这个名头让他惶恐不安。
但是他的伙伴比他要淡定许多,米歇尔轻蔑的勾起嘴角:“我们和邻国的引渡条约早已作废,只要过去,他们就再没有办法追到我们。”
少年说的这么熟稔老练,让威廉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米歇尔……”
“恩?”
“……你……你们之前都是做什么的?”威廉想起离开前那个欢迎了自己(主要是自己的这辆车)的村落,心里渐渐浮起疑惑。
对方看看他,露出你竟然不知道的表情:“我们是,波拿巴盗猎者!”他像威廉伸出手:“欢迎你成为我们的一份子,陆军的信息总是滞后。”
………………哦漏

TBC

2011.05.02(Mon) | 群魔乱舞 | cm(0) | tb(0) |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kasayouda.blog126.fc2blog.us/tb.php/45-de2e7f51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Name
E-Mail
URL
Title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