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走

墙头马上

Author:墙头马上
叫墙头就好XD
中國人
4月28日生(金牛座·O型)

☑傲娇萌 ☑人妻萌 ☑倒贴萌(……)
☑乙女心 ☑狗血 ☑外貌協會
☑卧轨联盟 ☑窮 ☑懶 ☑来钱
☑万年生草亿年冷CP
☑节操是何吾不知
☑我重口味我自豪


*****圈养*******
佐助/亚瑟/超人/卷福

丞相/杨威利/剑心

新欢 Merlin/DC/Sherlock

最近莱爹父子萌死

I/E/A/OT TO竟然也可以||迪云骸云纲云还有云总攻||鸣佐AB大手不留情||HPSS||仙流||3A榛A||
蝙超||华福||梅亚
阿政总攻



近日POI沉迷中,Reese❤

浓缩也是精华
各找各妈
月份存档
自尔东南西北中
来者是客
free counters

[迪云]天长地久

VOL.1

彭格列的云之守护者完完全全的符合他的名头。
大抵在与之交往的其他黑手党家族,都是这么认为的。毕竟相较于常年可以见到的狱寺先生和山本先生等,向来是只闻其人不见其身的云雀恭弥实在是过于神秘了些。
出镜率实在是少呀,能够与之媲美的大概也只有骸了吧,可是六道骸经常也会通过库洛姆现一下身,并且由于此人爱现的本质,实在是容易让人印象深刻。

更何况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审美观和皮大衣。

而云守给人的印象,更多的是凛冽的杀气。有的时候连眉眼都还没看清楚,就被杀气摄住不能动弹。

如此想了一番的彭格列叹口气,倒在桌子上。 即使已经继任了,泽田纲吉还是不太能够胜任黑手党教父的责任,繁杂的交际关系和冷酷的手段他虽然在家庭教师非常人的手段下都一一学过,可是真真到了运用的时候,还是不可抑制的感到软弱。
若真要说起来,云雀学长在彭格列本部出镜率少的可怜,与师兄也是不无关系的。
泽田纲吉突然想起来这一茬,然后又有些恍然的不知道是该抱怨还是该庆幸。
虽然很希望云雀学长能够经常停留在本部,因为总感觉他在的话就很心安,可是真要在的话,那些巨大的开销自己恐怕也是要赔到死的。
真是难办的事情。泽田纲吉皱眉,对着手上的资料不知道该不该去打扰现在肯定在师兄那里的云守。
迪诺师兄是好脾气啦可是如果在学长刚刚过去没多久的时候就把他喊回来师兄还是会生气的吧……
也许虽然明面上不说,但是在心里暗暗的责怪自己也不一定。泽田纲吉一想像是自己这个师兄在背地里对自己咬牙切齿的模样,就不由得感到背上恶寒。

“十代目。”正在忧虑的泽田纲吉突然听到门口的喊声,一抬头狱寺熟悉的面孔就出现在眼前。
而此时,熟悉的部下正皱着眉,十分担心的望向自己,眼睛里尽是对自己的关切。突然想起来这么多年自己都被狱寺如此珍视着,泽田的心中泛起一丝难以言表的情绪。
这样的守护者,他要怎么去保护呢。

“十代目,云雀那个家伙,刚刚回来了。”虽然有些奇怪首领的态度,狱寺还是十分尽责的把手上的资料交付到一旁的秘书手中,泽田坐在转椅上接过由秘书转交过来的资料,诧异的“哎”了一声。
“学长这么早就回来了?”还以为会一直呆在加百罗列的……
对于他的疑问,狱寺只是皱眉点点头,对于一心认为十代目是首领并且十分忠诚的狱寺隼人来说,向来不服从家族指令,任性且无理的云雀恭弥实在是无法博得他的好感。
可是十代目十分的信任这位漂浮不定甚至经常敌我不分一块儿咬杀的云守。对于心里的这种认知,狱寺还是感到有些不舒服。
大概是强大吧。那种过分的,裹挟着巨大的能量和生机呼啸而去的让人心折的力量。完全没有辱没彭格列云守的名头。

“这次学长怎么会回来的这么快?”纲吉半开玩笑的翻过狱寺送过来的任务报告,毫无瑕疵,彭格列十代目的云守几乎就是完胜的代名词。
对于十代目的问题,狱寺有些难以回答,“不知道,这个消息是草壁带过来的。”
“啊……草壁先生。”纲吉了然的应声,对这位追随在云雀学长身边近十年的人感到不可思议,毕竟对于云雀学长那种让人恐惧的厌恶群聚的癖好,竟然会在身边一直留有一位伙伴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虽然如果说是伙伴,云雀学长一定会立刻咬杀的吧。
当初还在并盛中学的时候,草壁先生无论怎么看都和一名中学生的形象相差甚远,每每和迪诺师兄的手下罗马里奥先生站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显得非常和谐,可是如今过去将近十年,他的外表反而没有什么改变,倒显得年轻些了。

可对于泽田而言,草壁的形象还是显得过于老成,以至于每次只要一提到他,泽田就不由自主的想要加上敬语。明明也只是高了一个年级的学长而已。

“大概是云雀本身就一直很想要去美国,所以这一次的任务他觉得接了正好的吧。”狱寺说出自己的猜测。
本来,云雀刚刚接过一次任务,按照彭格列守护者的轮值来说,即使他是最强守护者也还是应该获得一个比较闲暇的假期,可是突然降临的这个任务,又可以说是非云雀去莫属。
所以刚刚泽田纲吉才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烦恼不已。
“虽然是很庆幸没错啦……”纲吉放下手上的资料,微微叹口气:“可是是谁告诉学长新的任务的呀……明明才刚刚交付到我的手上不是吗?学长人也还在加百罗列。”
“大概是云雀的风纪财团吧。”狱寺也做着不准确的猜测,向来独来独往的云雀不单单对于外人,就连对于家族内部,也几乎是个神秘的存在。
这一点倒是和六道骸不相上下。
“但愿迪诺师兄不要以为是我故意的呀》《”最终,泽田纲吉也只是半开玩笑的如此说道。
知道这个典故的狱寺看着自己的首领,会心一笑,大概也是想起了上一次家族聚会时迪诺苦兮兮的抱怨。



那个时候是彭格列和同盟家族的一次聚会,由于彭格列是举办方,所以聚会的地点自然是选择了他们的地盘上。
当泽田终于在家庭教师的逼迫下同其他的同盟首领寒暄完毕的后才意外的发现师兄迪诺正一脸无精打采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默默的喝着手上的红酒。
不同于泽田当初的废柴以及由于废柴而产生的略微自闭的症状,迪诺大部分时候宛如他金黄的头发一般个性灿烂的,甚至会让人有无法招架的感觉。
此时竟然会这么低沉,泽田一直时间有些莫名。
“迪诺先生,你怎么了?”
对于他的疑问,迪诺仅仅是苦笑一声,道:“呀呀——恭弥又没有来呀。”
立刻,泽田就明白过来,也只能跟着苦笑。



云雀学长讨厌群聚是出了名的了,但是真要总结起来的话,他其实是那种眼不见心不烦的类型,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他根本不关心,对于云雀而言,只要围绕着自己转就可以了。
而围绕着自己转的其他人或者物,只要按照自己的意志而存在也就可以了。
所以虽然云雀强大的让人发憷,实际上却是保守的对外抗力。
泽田并没有胆量去忤逆云雀学长,虽然他这么多年来已经获得了极大的进步,可是云雀瞬间就可以秒杀他的印象实在是在他脑海中根深蒂固。
哪怕其实这么多年,事实已经不再是这样。

“我告诉了云雀学长但是……”纲吉有些郁卒的解释,却被迪诺摆手打断。
“恭弥肯定不会来的,我知道啊,”迪诺一脸“我理解”的苦笑,“只是这一次连草壁都没有来,可真稀奇。”
会发出这样的感慨,是因为云雀虽然名头里安着一个“彭格列云守”,却实在是与家族游离甚远——他住在自己的风纪财团基地,家族的任务爱接不接,家族的成员他也视同他人爱好一并咬杀。与之相对应的,反而是草壁哲夫与彭格列本部的联系要多些。
感觉草壁先生比学长要可靠多了呀呀呀……有的时候泽田也会在心里这样的哀号一声。
“我告诉草壁先生的时候,他当时正在日本,大概学长也在吧。”
“这样吗,那么,就应该是在并盛了。”
若说十代的几个守护者,大概最为孤高不受羁绊的云守反而乡土情结最为严重,并盛对于云雀而言地位非同一般,甚至在泽田纲吉已经搬往意大利总部的时候固执的驻守于此地。
连风纪财团的基地也是建在并盛。彭格列对于云雀而言,仅仅只是一个落脚的分部而已。
“真是啊……反正恭弥也很难差遣,拜托阿纲以后还是少给他任务吧!虽然很不近人情,可我很想他呀。”迪诺苦兮兮的合掌对泽田拜托,显得十分可怜。

对于这种言论,泽田的反应也只能是在心里大叫,拜托谁敢“差遣”云雀学长呀呀呀呀!!

VOL.2

飞机穿过云霄的时候云雀才从睡梦中醒来,他曾经对泽田纲吉说过自己会被叶子落下来的声音惊醒。虽然不能说是假的,可是也不算是全部如此。
大概,也要看相性的吧。
这种虚无缥缈的解释也不会有人相信,云雀也绝对不会说出来。

“终于醒了呀。”旁边有人发出这样的感慨。云雀自顾自的摇了摇脖子后方才搭理这个插话者,态度颇有些漫不经心。
“怎么是你。”并不是问句的语气,仿佛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坐在他身边的人笑起来,发出可谓是标志性的“KUFUFU”的声音。
“把我可爱的库洛姆交到一边毫不搭理,小麻雀你可真过分。”
“你以为是谁害的。”对此,云雀也仅仅是一句回话,便再也没有表态,专心的看起外面的卷积云,与在地上是完全不同的视野。

距离当初黑曜中学时候的事件已经过去将近十年之久,期间时间如同魔法师一般改变了许多事情,某一件,便是云雀与六道骸的关系。
虽然仍旧是有些孩子气的“小麻雀”和“死凤梨”,可是如今说出来反倒带出几分亲昵的味道,作为同样是游离于彭格列外层的两人,十年的事件足够他们从一见面就厮打不已变成有些奇怪的熟稔模式。
相互之间已经熟悉的没有力气再进行挑衅与斗殴了。
和跳马对战都没有和六道骸打那么熟练,对方的一举一动完全都在意料之中,相对应的自己的举动也完全被对方预测到。
毫无乐趣。
所以在不被招惹的情况下,如今最能与云雀和平共处的,反而是当年的死敌六道骸。

“你可要对库洛姆负责呀KUFUFU~”六道骸曾经在某一次对打后这么调侃,女孩子虽然放弃了身体的控制权,可是精神依旧清醒,还没有等到云雀的反击就自己跳起脚来。
“哇哦,你说说看!”对于这种无厘头的指责,云雀反而显得有些兴味盎然。
穿衣品味没有提高反而愈加的,嗯,无法形容的六道骸十分大方的一掀由于战况激烈而变得破破烂烂的衣服:“和小麻雀打了这么多次,库洛姆的身体都被你看光啦KUFUFU~~”
那个时候,云雀的反应只是一拐子砸上去,毕竟掀开大衣露出限制级的画面什么的,古典又保守的云守还是不太能够接受。
这一点他与阿骸倒是从来没有同步过。

复仇者监狱对六道骸的态度很奇怪,一方面他们牢牢的把住放骸出狱的门槛,坚决不肯让步,另一方面他们又不停的同意泽田纲吉以彭格列的名义为骸争取的假释,让骸能够获得真正到日光下晒太阳的权利。
所以最近几年,骸经常是在复仇者监狱提供的罐头里封口一段时间,就被保释出来溜达一个多月,周而复始。
然而即使是难得的一个月,魄力已经不同于往年的泽田纲吉也会让他去出任务,作为新上任的十代目泽田压榨劳动力的水准倒是和他的家庭教师学了个十成十。
对此,六道骸倒是欣然接受,对于泽田纲吉的那点小心思他毫不费力自是了解的透彻,既然彭格列愿意出钱供他环游世界,他自己又何必和自己过不去。
六道骸此时正在美国,云雀和库洛姆也正是往他所在的地方赶。大概是所谓的爱女情节,六道骸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宣称“阔别数月有余”的库洛姆。
云雀懒的搭理他,上一个任务结束后去到加百罗列明显是一个错误,完全没有休息好。躺在飞机上都犯困,否则的话哪里还容得六道骸在旁边唧唧歪歪不知道在用库洛姆的身体捣鼓些什么。


“还是很意外,彭格列竟然会派你过来呀~”
“目标一致而已。”颇有些冷淡的回答,说起来云雀心里一直有一个疑惑,为什么六道骸这个家伙总是能把每一句话说的都显得有八分轻佻,还有两分是妖孽。
显然,对于云雀一贯的解释,六道骸并没有当真。
“我可没有时间来接你们哟,我可爱的库洛姆我已经看到了,所以找到我住的地方就请你们自便吧。”如此说着,六道骸的气息从女孩的身上消失不见了。
完全不知道,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云雀不太高兴群聚,这是温和的说法,准确形容的话对于群聚十代云守会以狂风骤雨般的急速将其打散。在彭格列内部,这已经是不成文的规定。
所以虽然六道骸说要他二人凭借自己的能力找到住所,一下飞机后还是有专人等待着接送二人。
面对司机疑惑的目光,云雀只是把库洛姆提进车里便干净利落的关上了门,对着司机嘱咐:“送到彭格列分部,六道骸那个变态在的地方。”
“云守您……”
云雀没有回话,微微勾起嘴角走向终于从后面跟上来的有着奇怪的飞机头的男人。
“恭先生!!”男人走到另一个出口的方向:“车子在这边。”
虽然不熟悉云守,但是对于这一位常年同彭格列打交道的男人还是十分了解的司机立刻明白过来,飞速的开车离去。


之前说过,彭格列十代的云守乡土情结极为严重,所以云雀一直都是长久的占据着并盛不为外面的世界所动。
平常出任务经常去的地方也大多是意大利等地中海沿岸,以及南美等地区。反而美国这个全世界最富盛名的自由的国度,从来不曾得到云守的青睐。
简而言之,就是这一次的任务,云守完全是第一次到达美国。
风纪财团在美国的基地同并盛总部保持了一样的风格,榻榻米和障子窗,甚至连天井都有。
完全可以看出设计者的用心,只因为它所等待的那个不一定会来的主人,叫云雀恭弥。
直到此时,云雀才开始翻看草壁交给他的任务书。在云雀的认知中,计划什么的大多数时候是不存在的,对于他而言,战胜和摧毁反而更加易如反掌一些。只不过这一次的事情貌似很严重,连六道骸都搞不定呀……

倘若云雀此时的想法让远在外面的六道骸知道的话,说不定要气的跳脚,明明就不是他搞不定,而是任务额外他懒得接而已!!
如此说来但看六道骸和云雀恭弥的工作态度,若不是狱寺山本他们工作负责,再加上笹川的拼命,恐怕彭格列的运转都成问题。说笑。
洗过澡后换上浴衣,又开始犯困的云雀随手把已经被水打湿的任务书丢到一旁,倒在了床上,刚刚开始进入睡眠的初级阶段,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暗暗的想着如果是无聊的家伙就咬杀,云雀有些不情愿的接过电话,里面立刻传来熟悉的过分的声音。
“恭弥恭弥~~你都不接我电话我很担心呀……”
VOL.3


如果是说泽田纲吉的家庭教师是对他单方面的施与暴力的话,那么云雀则是他单方面的对他的家庭教师施与暴力。
罗马里奥很忙,虽然待在BOSS身边是必不可少的一项职责,可是经常性的在看到迪诺同云雀站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会选择出去遛一遛。
大概是对云雀放心吧,如果遇到敌人什么的就算BOSS废柴了云雀也会瞬间把他们灭掉的。
可是,云雀呢。这么一个巨大的,潜在的,不安定的,充满杀机的因素,罗马里奥作为迪诺忠心的下属从来没有替他考虑过。
实在是……太过于放心了啊。


指环战之后,有一段时间迪诺并没有一如既往的以高频率拜访并盛中学,后来知道是因为指环战中雨战落败的斯夸罗是迪诺的旧友,准确形容来说算是青梅竹马。迪诺的性格其实十分的念旧,跑去整整照顾了对方一个多月。
说是照顾也不算妥帖,毕竟以迪诺的能力来说——罗马里奥忙着处理家族事务不在身边——给病患造成的威胁反而更大一些。
从那个时候起,云雀才开始习惯身边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从分别开始熟悉,完全没有什么奇怪的,原因无非是等到改变才怀念起过去之类的恶俗理由。人的习惯十分可怕,凭借着时间而拥有水滴穿石的能力,无论多么强大也潜移默化的让你悄然改变。


等到迪诺再跑回来纠缠的时候,他才发现“咦恭弥对我的态度好了一些呀呀。”满心里的欢喜。
也不再是一见面就咬杀,浮萍拐的暴力也减少很多,开始容许这个外校人士在风纪委员办公室内停留。细节里云雀开始真正的不动声色的接受迪诺的存在。
泽田纲吉的六个守护者,最直白的应当数山本,当然最别扭的就是狱寺了,直通通来直通通去的莫过于了平大哥,云守和雾守一样让人无法看透。
这是最普遍的认知,可是实际上云雀只能算是内敛一些,彻头彻尾的带有和式的古典风格,对于自己的喜欢和厌恶,却是从来不会说谎。


他不屑于说谎的。


本身的存在强大又独断,连喜欢并盛的表达方式都是占地为王,喜欢云豆就同意让它在自己松软的头发上做巢(咦不会有*吗?)。对于云雀而言,世界上所有的掩饰都是毫无意义的。他表面上似乎丝毫不通人情,实际却是万事都了然于心。别人付出了什么他都记得,只不过不一定回去回应罢了。
不然草壁哲夫又何以这么多年都跟在他身边。



云雀曾经对迪诺的强大十分感兴趣,这与他对六道骸的执念不一样,对于六道骸,向来执着于胜负的云雀所怀有的是近似于复仇的信念,而对于迪诺,他则是更近似于一个可以拿来练手的,什么。
如果迪诺知道,大概会哭笑不得。
云雀在再一次输给他了之后微微撇嘴,虽然依旧是冷厉又漠然的表情,可是迪诺还是知道自己的学生不太高兴。
“下一次一定咬杀你。”云雀放话,迪诺知道这并不是空话,每一次对打云雀的进步都是惊人的,似乎有无穷的潜力可挖,害的惊惧于自己有朝一日终会被的云雀打败的迪诺也不得不努力锻炼自己。
干劲十足的惹得罗马里奥老泪盈眶。


“恭弥也不用急呀,”迪诺跟在少年后面步入风纪委员的办公室,“你已经很强了!”
可惜这种肯定并不能够纾解少年心中的不悦,云雀完全无视两个人所谓的“年龄差”,似乎对他而言,实力和年龄并没有关系,有的时候迪诺也会悄悄的在心里猜测是不是由于REBORN的存在才会给恭弥造成这种不良影响。
当然这也只是在心里随便吐个槽而已。


并盛中学的风纪委员办公室其实十分简单,办公桌和椅子,一个茶几以及沙发,外加空调,连茶水都没有。
这与云雀在并盛的权利并不相符,可是却和他的性格相差无几,对于云雀而言,简单实用,以及直达目标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后来彭格列为云守花费的开销,并不是消耗在他的生活享受上,而是大多都为了弥补云守肆意破坏造成的损失。
“克扣工资!!”这句话泽田纲吉当然是没有胆量说出来,可是暗地里减少云雀的薪水却是每个月都要进行的,不用问也知道云雀学长绝对是知道,,但是并没有在意。


加百罗列比起彭格列要和平的多,事情也没有那么烦杂,这个家族本身就并不是从黑手党的纠纷中崛起的,所以斗争也很少,作为彭格列的同盟,它更多的是取自于本身强大的经济能力。
说白烂一点,大概就是迪诺的先辈其实是经商天才……
所以曾有人戏称彭格列和加百罗列的联盟是一文一武张弛有道。
只是黑手党的生活与平静搭不上边,所以到最后,一直着眼于商业的加百罗列也不得不开始学习彭格列加强自身的战斗能力,两个家族相互之间的武力交流反而逐渐比经济联盟还要多。
到了迪诺这一代,虽然并不存在宛如彭格列那开玩笑般的“灾难气象守护者”,家族成员却也是十分强大。


泽田曾经在暗地里——他最近做什么都暗地里,毕竟如果让云雀学长知道的话死一百回恐怕都是不够的——对师兄开玩笑:“其实迪诺先生什么时候把云雀学长娶到加百罗列,什么武力加强都不用了呀。”
迪诺的脸色立刻就红了起来,都说意大利的男人浪漫又多情,可是无论过去多久这个男人似乎还是对云雀相关的话题没有任何抵抗力。
“啊……哈,恭弥也不会同意的呀……”
所以如果条件允许其实你早就这么想了是吗?!!泽田在心里吐槽,其实也只有加百罗列才担负的起吧,云雀学长每月那巨大的开销。
风纪财团财务状况一直良好,但是从来没有为其主人在彭格列造成的损失赔偿过分毫,先不说云雀对外界的无视,但是泽田纲吉自己,也没有勇气去送上门讨债,或者说被咬杀。


有的时候泽田会感觉疑惑,为什么云雀学长会和迪诺师兄在一起,因为无论怎么看,学长那雷厉风行的傲然性格都和迪诺师兄又温吞又废柴的个性不合。
但是世上的事情谁说的准,这么几年作为旁观者,泽田甚至觉得比起当初师兄宛如保姆似的全方位在意云雀学长,现在反而学长像是迪诺先生的依靠……
虽,虽然迪诺先生还是对学长的事情很八婆啦……
TBC
最近想着什么时候把它填掉……

2011.04.21(Thu) | 环肥燕瘦 | cm(0) | tb(0) |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kasayouda.blog126.fc2blog.us/tb.php/39-076b348c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Name
E-Mail
URL
Title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