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走

墙头马上

Author:墙头马上
叫墙头就好XD
中國人
4月28日生(金牛座·O型)

☑傲娇萌 ☑人妻萌 ☑倒贴萌(……)
☑乙女心 ☑狗血 ☑外貌協會
☑卧轨联盟 ☑窮 ☑懶 ☑来钱
☑万年生草亿年冷CP
☑节操是何吾不知
☑我重口味我自豪


*****圈养*******
佐助/亚瑟/超人/卷福

丞相/杨威利/剑心

新欢 Merlin/DC/Sherlock

最近莱爹父子萌死

I/E/A/OT TO竟然也可以||迪云骸云纲云还有云总攻||鸣佐AB大手不留情||HPSS||仙流||3A榛A||
蝙超||华福||梅亚
阿政总攻



近日POI沉迷中,Reese❤

浓缩也是精华
各找各妈
月份存档
自尔东南西北中
来者是客
free counters

[骸云]花花公子

之前在看美国的超模选秀,萌发了这个念头。摄影师和王牌模特什么的……或者和创意总监什么的……
不过我总是惯于设定而怠于写作,因此也就这么放着了。
现如今倒想起来写一个。
长短篇不定。


chapter A
作为刚刚踏入时尚界的新人,Sawada Tsunayoshi颇有些担心,他刚刚高中毕业,年纪对这个崇尚青春的行业正好,然而悲哀的是Tsuna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天生的模特,事实上他确实条件也不怎么样。
不够高,五官不够突出,身材不够完美,没有什么缺点,与之相对应的是,也没什么优点。这在时尚界,实在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那么他会踏入这里,原因则只能归咎于飘渺的虚无巧合。
“我喜欢这个眼神,干净的,无知的,由于无知所以无畏的……”拿着手上的照片一个青年这么说着,他将照片理了理,敲敲最上面的一张人物的眼睛:“多难得。”
但是他对面的人显然不能认同这个观点,不过黑发青年表达不满的方式也仅仅只是皱皱眉头,只是目光里多少带有一些蔑视,即使模特的发掘者就在自己面前,他也毫不做伪:“完全没有辨识度。”他这么评价,说什么难得的眼神,简直就是对时尚界的狡辩,模特需要展示的是物品,不是自己。
除了当自己,也作为物品的时候。
“唔,看样子你还真是不满意啊。”对方咕哝一声站起来:“不过也没办法,我明天要去米兰,Tsuna就交给你了,”这显然是违背了另一方的意愿的嘱托,可惜当事人丝毫不考虑:“我够喜欢他,所以要他够红,”他顿了一顿:“够资格红。”
“红到能给我担纲。”
这就是过重的嘱托了。
大约这一个产业总是这样,设计师发掘模特,捧红模特,然后模特接洽设计师,成就设计师。微妙的循环成为这个产业长盛不衰的秘诀。
总要有点新鲜东西,不是么。


“所以?”一头金发的青年脸带好奇的问,眼睛里几乎是赤裸裸的好奇和笑意。
他显然动机不单纯。
“闭上你的嘴。”简单粗暴的杜绝掉被取笑的后果,Hibari Kyoya板着脸径直从金发青年身边走过,气势惊人,只是比之西方人而言略显纤细的身板让其稍微打了个折扣。
Dino·Cavallone耸耸肩,算是自讨没趣,转脸忙别的事物去了,他好久没有同Kyoya搭档了,上一次在他的记忆里几乎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说实在的,还是有些想念的。
“Kyoya亲爱的,这么久不见你不对我有什么想念吗?”
“没想念,有想法。”代替闷头检视自己相机的青年回答的是另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Dino纳闷的回头,随即只能干巴巴的哈一声。
来人穿着一身泛着金属光泽的紧身衣,外面套了一件松垮的大衣,一头银白色的头发东翘西翘,裤子上甚至还有几个明显的洞,走过来浑身上下都叮叮当当作响,偏偏他本人还眯起眼睛十分享受的模样。一副廉价的做派。Hibari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做评价。也因此,上前招呼的只能是另一个——Dino无可奈何的耸肩:“好久不见Byakuran。阁下今日怎么有闲情来访?”
Cavallone,这个有着一头金发和过分俊俏面容的男人是意大利籍,因此言行间总有挥之不去的属于老欧洲的做派,带着微妙的疏离感和高傲。
被招呼的是Byakuran·Gesso,一个模特,当然前面应该加上一个修饰词——顶级。也因的于此,他才能随意的出现在“别人”的工作场地。虽然模特这个工作要求严苛,然而对于可谓功成名就的人,它同时又过分宽容。
“来探访,”Byakuran的英语发音并不标准,带着些微的卷曲停留在舌头上,反而显得意味深长:“或者是,来刺探。”这位来自东欧的名模坦然的说着,然后随性的坐到一边的沙发上:“这是道具吗?”他问,然后兀自躺了下来。
不得不说,上帝并不总如人们所想的那样公平,这人仅仅是舒展而随意的躺在那,就足够摄入镜头,充当《Vogue》的封面。
而另一个家伙……
想到这,Dino就不由自主的把脸转到自从进入摄影棚就一直不说话的小青年,连眼睛里都带有一些怨念。
小青年怔楞的看着沙发上的人,不像是观摩,倒像是发呆。
“Tsuna?”Dino出声,他与Reborn关系匪浅,因此对这可算是由Reborn挖掘出来的新人便多了一份关照。
“啊?!DI——Dino先生……”被别人发现自己竟然在发呆,实在是丢人,Sawada Tsunayoshi更加拘谨,简直要算是局促不安了。
对他的反应哭笑不得,虽然说创意总监在摄影棚里总是要充当一个抱怨多多的角色,可这位年轻的Cavallone却算得上性格温和,在总是充斥着各类性格怪癖的时尚界也算是珍稀动物。
“没事没事,别担心。”Dino挥手,将还在惶恐中的新人推上前:“来吧我们开始吧,Tsuna今天的妆很适合上镜啊……”
也许是创意总监的安慰起了作用,Tsuna终于放开身体,站到背景板的道具前,Hibari眨眨眼睛,立刻蹲下身子开始拍照。
虽然一向苛刻,Hibari仍然是一位被各大时尚杂志所推崇的摄影师,他的光感和触感是无敌的,而他对时尚的敏锐也使他在这个行业里堪称所向披靡。
不过名声再大,也不能掩盖这位脾气不好的缺点,模特,尤其是女模个个对自己恨不得连个头发丝也要投保,偏偏到了他手里却总是犹如去了半条命一般。
还不能有任何怨言。
“喂,往旁边让让。”坐在电脑后的沙发上,云雀拍的每一张照片都会呈现在创意总监的电脑桌面上,Dino艰难的推动占据地盘的Byakuran的腿,恨不能将电脑砸到这人欠扁的脸上:“Byakuran!!”
“能让Hibari和Cavallone来垫脚,真不是普通的新人呢。”本来毫无动作的Byakuran莫名其妙的说一句,然后翻个身爬下冲埋首于摄影的黑发青年道:“也给我拍一个吧,Dior我还缺一个样品啊Kyoya~”
没有反应,若说尽职尽责,这位名摄影师绝对首屈一指。

等到所有的底片都拍完,Hibari才收拾起自己的相机走到早就准备好的创意总监身边。
Dino冲他点头:“都OK。”然后金发青年又冲场内喊:“OK了Tsuna!”
被招呼的新人有气无力的对他露出了一个勉力维持的笑。
“Kyoya~”Byakuran又叫起来:“给我拍一张吧难得的机会呐~”
二三十岁的青年说话还带着这种幼稚的口语,却奇妙的并不让人觉得违和。Dino没想到这人竟然还贼心不死,一时间没法替Hibari接茬。
没想到几乎一直保持沉默的Hibari竟然开口了。
“好啊。”他说,露出一个简直可忽略的微笑。
Byakuran估计也是没想到他竟然会答应,毕竟这样的请求他自己也当做玩笑话:“咦?!”随即身为一个名模,Byakuran立刻重新沙发上一倒:“就这么拍吧如何?!”
“不,道具不用沙发。”Hibari轻声道。
“那用什么?”出声的是Dino,这毕竟只是为Tsuna准备的临时摄影棚,适合Byakuran的道具几乎没有……
面对这个疑问,Hibari偏头,打量了一番侧面之后斜乜了Byakuran一眼。
“用马桶。”

chapter B

夜幕下的纽约依然热闹非凡。
Rokudo Mukuro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尽量放轻动作。屋子里漆黑一片,安静的有些渗人,把门关上就同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
渐渐的静下心,就可以听到屋内轻浅的呼吸声。Rokudo先生在黑暗里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漂亮的笑容。
推开掩的极紧的门,卧室里床头上开着的暗黄的灯光刺激的略微让Rokudo眯了一下眼睛,然后便盯着躺在床上对他的到访毫无所觉的人。
偌大的床上中间靠右凹陷了一块,羽绒被里明显蜷缩着一个人,Rokudo先生显然没有通知这间房子的房主,因此对方到现在还好眠的很。
呼吸声让Rokudo感到安心。起码他还在这里。
事实上每次回来,这个担心都让他难以忍受,足以让他在这房子前徘徊数小时。
在深色被套和床巾的衬托下,睡着的人显得过分白皙,略有些卷曲的黑发覆在脸颊边,双眼合上,只是通过眼皮偶尔的颤动,可以显示主人似乎并没有睡的很熟。
“哎呀……在做什么梦呢?”Rokudo先生这样想着,感叹里略带些遗憾——没能够分享恋人的每一分钟实在是让人伤心的事。虽然事实上是这要求太过分。
小心翼翼的在床边坐下,Rokudo先生脸上的表情可称之为,温柔。
他们好久没见了。
“嗯……”原本睡着的人突然出声,然后慢慢的翻过身来,眼睛里的光缓缓的聚集在一起,神情也清醒过来。
锐利逼人。
“Mukuro?”刚刚睡醒的人的声音有些混沌不清,带着些微的鼻音,Rokudo先生笑了一声,吻上对方的眼睛:“我回来了。”
柔情攻势却没获得什么效果。
拖下来的头发被睡着的人往下一拉:“笑屁,快去洗澡!”
“好痛!哇哇哇Koyoya住手啦我要秃了……“
Hibari Kyoya却借力坐起来掀开羽绒被要下床:“闭嘴。”
虽然声色俱厉,Kyoya仍然走到卫生间替对方放水,看着他被遮挡在浴室玻璃后的背影,Rokudo先生只能无奈的耸肩,然后转身去寻找衣服。
不过国内外满天飞在好几个秀场跑来跑去,确实是十分的累,想想自己这拼死拼活的日子,Rokudo先生的脸色有些阴霾。直到拉开柜子的门:“哇我的衣服还在这儿啊。”
浴室里的人没有搭理他。任由他一个人絮絮叨叨。
“好长时间没见到Kyoya亲爱的你都不想我吗?我想你想的都要中年秃头了……”
“Gucci的秀场好难弄啊,我差点弄掉半条命……”
“还有摄影师也个个不顶用,没有Kyoya在身边真麻烦……”
原本一直保持沉默的人突然开口:“我不在身边吗?”原本埋头整理衣物的Rokudo先生一抬头,看到自家恋人正靠在门边外头看自己。
神色意味不明。
“亲爱的你没有去。”Rokudo状似责怪对方明知故问的道,然后挑了挑眉头:“达令你看我的身材是不是十年如一日的好~”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脱的干干净净。一直袖手旁观的Hibari先生“啧”了一声,显然没有办法再忍受这个家伙。
于是亲爱的摄影师捂上了眼睛。
“喂……”

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日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让Hibari不由得在心里骂娘。
昨晚忘了拉窗帘。
然而无所谓,身边更靠近窗子的家伙却背对着光,此时睡的满脸幸福表情呆滞。
Hibari不太记得有多久没看到这人的睡脸了。以前工作时二人总是搭档,如今红了反而渐渐远了起来。
这张脸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是这个样子,让人看了恨不得捞起烟灰缸砸上去。
不可否认,性格恶劣的Hibari先生大概血液里就带有些暴力因子。
努力控制力道的从床上爬起来,看样子Mukuro确实很累,否则移动他搭在自己身上的手就会惊动他了,Kyoya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一直到下了床才长舒一口气。
此时倘若有有心人看见,会发现这人的动作,几乎与昨晚乘月而来的某人极为相似。
大约是相处的时间太长,连行为都逐渐靠拢。
等到Hibari从盥洗室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屋里一个大物件晃来晃去,张着双手到处摸。
“Kyoya……”还附带音效。
看样子虽然起来却还没睡醒,Hibari对一大清早爱的抱抱没什么兴趣,转身又进了盥洗室,不一会儿端着盆站到卫生间门口。
“Mukuro。”Hibari出声,对方应声而动,笔直的就奔了过来。
就像是身体里面附了某种雷达,专门全方位侦测爱人的位置。
唰的一声,一盆水倾头而下。水帘里的Rokudo先生面带委屈,颇有些幽怨的看着Hibari。
“达令下次换个方式唤醒我吧……”
“嗯?”Hibari的语气里带着些不以为然。
“比如早安吻之类的……”Rokudo先生似乎对虎口拔牙得心应手:“电视里都这么演的。”
让人惊讶的是摄影师并没有对他的无理要求进行武力镇压,反而沉默半晌,然后道:“电视里都是和女人演的。”
……

早餐由Rokudo先生完成,Hibari先生倾情加盟的后果只会是厨房的再一次装修——你总得允许人有一项“不怎么”拿手。
在业界一贯评价很高但风评恶劣大概是Hibari和Rokudo两位的一大相同点,只不过前者是由于态度恶劣,后者则是由于任性妄为。
不过上帝赋予了他们随性的权利。
虽则如此,Hibari仍然算是一位十分尽责的摄影师,他的要求已经不能用严苛来形容,用吹毛求疵才更为恰当。
而且他毫不介意将样品甩到模特的脸上并用镇定而高傲的的腔调告诉他们一无是处。
性格恶劣。
此时这位性格恶劣的摄影师在翻阅早晨助手送来的样片,原本分成两摞叠着,Hibari手上的,正是其中一摞。
“Kyoya昨天拍的样片吗?”从厨房里出来的Rokudo先生穿着围裙,颇有些三好男人的架势。将手上的汤放到桌子上,Rokudo走到皱眉的摄影师身前:“昨天才拍,出的好快啊。”
“闭嘴。”烦躁的将手上的样片丢到桌子上,Hibari明显对这一次的片子不满意,已经走到他跟前的Rokudo先生看到他重新拿起的那本的封面,顿时状似无限委屈的叫起来:“达令竟然帮白花花照!我都好久没和你拍照了啊啊啊啊啊……”
倒像是要 一直叫下去一般。
“你也要?”Hibari的头从样片后面伸出来。
“当然!”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虽然Rokudo先生在本剧里出场较晚,在时尚界,却是一位同Byakuran·Gesso并驾齐驱的超模,二人不论是秀场还是代言都算是平凡秋色,这二位同样来自欧洲的俊美男人,几乎瓜分了整个美国的模特市场。
连签约的经纪公司,都是素来不和的ELITE和VIVA。
仿佛宿命的敌人一样。有刊物曾经这样形容。
“唔……”Hibari沉吟片刻,突然伸脚踢了踢站在自己面前的Rokudo先生的膝盖。
“他用的道具是马桶。”言下之意,你能么。
自己的恋人是个重度洁癖,Hibari先生最清楚不过了。
果然,原本意气风发的Rokudo先生立刻沉默了,眉眼间无限纠结,片刻后放话。
“马桶我也能帅起来!”
Chapter C
“早上好马桶也帅先生。”
被这样热情的招呼他可一点都不高兴。Rokudo先生看着Dino·Cavallone的笑脸,恨不能一脚踩上去。
这个他还是很乐意的。
一旁的摄影师哼了一声,拉开Mukuro圈在自己腰上的手走到一边的台子,这二人的关系在圈内不是秘密——事实上所有的事情在圈内都不是秘密——因此并不需要遮遮掩掩。
“Koyoya你要去哪?”Mukuro以一种黏腻的声音在后面喊,其中询问的意思却并不多。


当他们都还年轻的时候。
这话说出来竟然就带了几分沧桑出来。
当然Rokudo先生永远年轻。



东西方文化的隔阂若详细说起来恐怕要追溯到近现代史以及地理因素和边缘政治。然而如今的Hibari对这些不感兴趣。

超模Rokudo Mukuro做过最浪漫的事,是在爱人的窗下唱情歌。
不,不,不。那个时候还不能称作爱人。他们尚且才见过一面,彼此还不熟识。甚至连名字的拼写都没弄清楚。

Hibari Kyoya并不是一个耽于物质享受的人。
这与他所从事的行业其实是相悖的。倘若人们个个生活脱俗见弃于物质,那岂不是时尚界的从业者都要失业?
所幸有人替他享受了。

收班之后Dino提议出去逛逛,也算是带新人熟悉一下情况,Byakuran举双手表示赞同,此人性格最是唯恐天下不乱,恨不能每个地方都去横插一脚,哪有不去之理。
唯独Hibari。收了东西,嘱托助手将样片次日送到自己家中,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连话都懒得多说一句,行色匆匆,徒留给刚刚鼓起勇气想对他道谢的新人站在院里手足无措。
“Tsuna,哎呀Kyoya就这样啦,如果你敢邀请他一起的话,会被打死也不一定……”Dino偷偷摸摸的解释,朝年轻的后辈露出一个微笑:“所以……我们先走吧!”
“哎?!哎——”Sawada Tsunayoshi一边疑惑的叫,一边被Cavallone推着往影棚外面走。
Byakuran跟在后面,随手将自己刚刚脱下的大衣披在肩上,一手勾上Dino的背:”今天没带钱,你买单。“
”喂!“
若论厚颜无耻,此人也算是无人能及。

纽约市的道路规划简直是人神共愤。
公共交通也是鬼怒神怨。
向来与耐心绝缘的Hibari坐在后座上,等着前面长到看不到尽头的车流缓慢移动,脸色愈加的寒气逼人。让担纲司机的人心里不由得打鼓,开始在心里算计自己应该是投过保的吧……


资料:
ELITE模特经纪公司
VIVA模特经纪公司

2011.04.21(Thu) | 环肥燕瘦 | cm(0) | tb(0) |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kasayouda.blog126.fc2blog.us/tb.php/38-7fc9e5bf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Name
E-Mail
URL
Title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