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走

墙头马上

Author:墙头马上
叫墙头就好XD
中國人
4月28日生(金牛座·O型)

☑傲娇萌 ☑人妻萌 ☑倒贴萌(……)
☑乙女心 ☑狗血 ☑外貌協會
☑卧轨联盟 ☑窮 ☑懶 ☑来钱
☑万年生草亿年冷CP
☑节操是何吾不知
☑我重口味我自豪


*****圈养*******
佐助/亚瑟/超人/卷福

丞相/杨威利/剑心

新欢 Merlin/DC/Sherlock

最近莱爹父子萌死

I/E/A/OT TO竟然也可以||迪云骸云纲云还有云总攻||鸣佐AB大手不留情||HPSS||仙流||3A榛A||
蝙超||华福||梅亚
阿政总攻



近日POI沉迷中,Reese❤

浓缩也是精华
各找各妈
月份存档
自尔东南西北中
来者是客
free counters

[迪云]Change

补完计划之一
当初现写的文,大纲和腹稿竟然都没有。
算了……顺其自然……

VOL 1

在传出加百罗涅的十代目即将订婚的时候,彭格列的云守失踪了。
  泽田纲吉在听说了这个消息时,不知道该做什麽反应。
  狱寺叫嚷著云雀太不负责任之类的话,而山本则只是一脸担忧的看著泽田纲吉,眼神里颇有几分询问的意思。
  这两件事情的同时发生,总是让人觉得山雨欲来风满楼。
  “迪诺先生知不知道呢?”山本问。因为最新的消息是彭格列自己得到的,所以对外而言,这还处於保密状态。
  “不知道。”泽田看著山本的表情又加上一句:“我不知道迪诺先生知不知道。”如果是别人恐怕他是不会知道的,只要彭格列没有给通知的话。可是既然是云雀学长,那就不一定了。
  到底是怎麽回事啊……泽田无力的坐回到沙发上,连办公的心情也没有的。为什麽他所遇到的人都是这麽任性的家夥呢。
  云雀恭弥作为彭格列的云守十分的不称职,这个人常年在外面跑,动辄几个月都不会回来,与彭格列也鲜少来往,泽田有的时候甚至会觉得学长他连彭格列基地在哪儿都不太清楚。
  因为每次来的都是草壁先生。
  而且,云雀在加百罗涅的时间,比彭格列要多得多。
  “迪诺先生要订婚的消息,是真的吗?”突然想到这个严峻的问题,泽田微微皱眉,翻看著桌子上的报告。
  旁边狱寺皱著眉走过来:“估计已经确定了吧,这几天到处都听得到消息,听说已经有几个家族准备要拜访加百罗涅了。”他啐了一口,然後在山本的注视下不爽的把手中的烟掐灭:“真是想不到。”
  想不到竟然是迪诺先生先离开吗?泽田隐隐觉得不对,他所了解的迪诺先生,加百罗涅的十代BOSS,应该是患了某种名为“恭弥依存症”的病,怎麽会什麽前兆都没有的,就突然说要订婚呢?
  “也许是家族压力吧。”不知道是什麽时候冒出来的里包恩摸了摸帽子的边沿开口,对於他那个学生他了解的很,家族利益高於一切。
  “可是……”泽田还想要说话,却被里包恩一脚踹开:“别的家族你管那麽多干嘛,快去工作!”
  明明一个是我的云守一个是我的同盟啊!即使已经继承了彭格列十代目的泽田纲吉,面对著自己这位鬼畜系的家庭教师,也依然是泪流满面的反抗无能。
  
  
  “还是没有找到恭弥吗?”
  被人拉开车门坐进来这麽劈头一问,草壁哲夫吓了一跳,等到看清来人时候他才释然:“罗马里欧啊。”
  戴著眼镜的可靠大叔对他点了点头。
  草壁摸了摸自己的脸,他觉得自己应该还是比罗马里欧要年轻一点的,面对这位和自己身份差不多的人,甚至可以勉强算上半个同事,草壁终於露出无奈的表情来:“恭先生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这简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实上,哪怕是加百罗涅失去了云雀的消息,他也都会有各种渠道和云雀恭弥保持联系。
  从国中的时候算起到现在这麽多年都是如此。
  因此,突然之间失去了与云雀的联系,即使是草壁哲夫,也没有办法找出头绪。
  听到他的回答,罗马里欧明显怔忪了一下,随即露出十分苦恼的表情来。
  “怎麽了?”
  “BOSS他……怎麽办啊。”
  草壁哲夫突然就对罗马里欧表示理解了。
  之所以他会停车在这里,就是因为云雀最後一次消息就是从这里传回去的,然後就直接的,好像是人间蒸发般的,没人了。
  “迪诺先生他,”草壁不太好意思的问:“怎麽样了?”
  对於这个问题,罗马里欧十分惆怅的叹了口气:“BOSS很忙,但是很没有干劲,”他对著草壁推了推眼睛:“你知道的,恭弥依赖症发作。”
  在这个问题上,草壁也只能默默的点头,他曾经在风机财团的本部见识过,虽然事後让他脸红心跳了半个月。
  至於罗马里欧为什麽能够称呼云雀为恭弥而自己则一直是喊恭先生,草壁哲夫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恭先生也是,有差别待遇的。
  
  
  “罗马里欧!”两个人正各自为自己的BOSS苦恼,就听到外面欢快的欢呼声,罗马里欧一抬头就看到车窗上扒著一个大大的金色的脑袋。
  他立刻扶额:“BOSS,你出来干什麽?”
  可惜迪诺先生没有搭理他,一看见草壁迪诺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恭,恭弥”他甚至紧张的有些结巴:“来了吗?”
  很遗憾,草壁对他摇头:“恭先生不在。”他心里疑惑,难道迪诺先生还不知道恭先生已经失踪了吗?
  旁边罗马里欧对他投以感激的目光,而迪诺则立刻眼睛暗下来,连表情都变得十分失意:“恭弥好久没来了啊……”
  他明明上个月才从你这儿走的!草壁在心里叫,由於加百罗涅的大力要求,云雀经常到他那里歇息,这导致了风机财团的大量消极怠工,为此草壁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BOSS,”一直保持沈默的罗马里欧恰到好处的开口:“我想我们要走了,晚上还有一场家族聚会。”
  “不想去!”迪诺干净利落的回答,明明已经是快三十岁的人了却还是让人觉得十分的孩子气,草壁终於了解为什麽现在看到恭先生和迪诺先生站在一起,和当初在并盛的时候感觉毫不一样。
  面对撅著嘴竟然开始撒娇的BOSS,罗马里欧表现的十分淡定:“没关系我们半个小时後过去。我来开车。”
  完全忽略了迪诺的抗议。
  草壁开始感慨起罗马里欧的好命来,如果他敢这样对恭先生说话,肯定会被拐子打到连妈妈都不认得他的。
  “唔~”迪诺很不满,可惜没办法。他知道今晚的家族聚会很重要,这几天有好多个平日里根本见不著的同盟跑过来与他会面,甚至有大老远的从美国跑来的人。
  为了他订婚的消息。
  加百罗涅的十代目要订婚了,那麽他的未婚妻是哪一个家族的就会很大程度上显示加百罗涅日後的策略会像哪个方向改变。作为并不具备彭格列那样的铁腕实力的一些小的家族,灵敏的嗅觉是十分重要的。
  然而迪诺此时却并不是在烦恼这些,他知道罗马里欧没有对他说完全,而刚刚罗马里欧和草壁哲夫在车里的模样也绝对不像是在闲聊。
  重点是,为什麽草壁哲夫在这里而恭弥没有来。
  仅仅只是月初才走,到现在还不过几天时间,他就开始渴望恭弥的到来了。
  对於那一只任何人都抓不住的鸟,迪诺觉得能够成为恋人就已经是神迹──事实上这也确实被认为是神迹,只有阿纲对他们表达过一定的祝福。
  然而越是在一起,他就越贪心。可是恭弥从来没有妥协过,他的自由和自己的家族对两个人而言是同等的重要。
  然後,每一次都要等著不知道会跑到那里去的恭弥终於完成自己的一次旅行,以临幸的架势奔赴加百罗涅,而他则是默默的呆在别墅里等待著对方。
  像是守候著出远门的丈夫的妻子一般。迪诺在心里觉得委屈,却微妙的觉得有些甜蜜,就像是阿纲曾经说的,“能够让云雀学长承认在一起,迪诺先生也很厉害啊。”虽然当时里包恩在旁边凉凉的吐槽果然是什麽锅配什麽盖。

2011.05.09(Mon) | 环肥燕瘦 | cm(0) | tb(0) |